看啦又看小說網(www.sofzhw.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三十二章 鼬的弟弟有點飄

    木葉醫院,某間病房,佐助住在這里。(m.k6uk.com手機閱讀)

    身體其實已經無礙,早就能出院的,只是沒有那么做,從醒來,得知鼬死去的消息時,他就是這般的渾渾噩噩。

    忽然,空間扭曲,帶土出現在病床前。

    無神的雙眼恢復聚焦,佐助定睛看去,就在這時,左眼升起異樣,鼬封進去的一次天照,觸發了使用條件。

    “這個是”佐助捂住流血的左眼,怔然而視。

    “真是半點不能大意!”帶土道,去除掉天照這個威脅,他再次看向佐助;“鼬就算是死,也仍然堅持在欺騙你,宇智波佐助,你,想知道真相嗎?”

    “那個眼睛,寫輪眼,你是?”佐助答非所問。

    “我是宇智波斑。”

    “斑”

    “先不說這個,你想不想知道宇智波一族被滅的真相?鼬又是因為什么才決定滅族的?”

    “你拿什么證明你就是斑?”

    帶土意識到不對,怎么佐助不好奇呢?看這個樣子,似乎已經知道真相了。

    “雖然不知道你從哪里得到的真相,但看你的表現,似乎一點也不憤怒木葉,還一直住在這里,你的氣量讓我刮目相看。”

    這下又輪到佐助愣了,憤怒木葉?為什么要如此?

    覆滅家族的是鼬,鼬是為了看清自己的氣量,留下他這個弟弟是為了等他寫輪眼進入萬花筒,好奪取他的眼睛,重獲光明。

    這些真相,已經在之前鼬的月讀中,他全部知曉了。

    “要憎恨也是憎恨鼬,唯一讓我感到遺憾的是沒能親手殺死他!呵,也算他倒霉,居然和雷影同歸于盡了!聽說他的尸體被云隱村分解,用來做各種研究!呵呵!哈哈哈!罪有應得,不得好死啊!”

    帶土這下明白了,被面具遮擋的嘴角微勾,拉過一旁的椅子坐下。

    “你不用說話,我把我知道的真相告訴你,跟著你就自己判斷,究竟哪個更可信。”

    說著,帶土就把他所知,和鼬有關的事,如實道出。

    省去了是他配合鼬覆滅宇智波的細節,著重描述了夾在村子和家族之間,被迫做出選擇的鼬。

    佐助也由最初的無動于衷,不以為意,逐漸演變成呆滯失神狀,足可見他被帶土所說的內容給震撼的不輕。

    “也就是說,你一直以來都恨錯了人,鼬是這個世界上最愛你的人,他獨自背負了所有,到死都為你鋪墊好了后路。”

    佐助的手開始發抖,嘴角止不住的抽搐,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抽風了呢。

    好半響,佐助才平靜下來,面無表情的看著帶土;“我怎么知道你說的這些不是虛假,欺騙我的謊言。”

    帶土笑道:“我只是告訴了你事情的真相,該不該相信,你自己判斷,我承認我是想要利用你,借用你的力量,但最起碼,我不會像鼬一樣欺騙你。”

    佐助閉上眼,回憶著過往的記憶,滅族之夜,鼬說過的每一句話。

    “原諒我佐助這是最后一次”

    佐助沒出院,渾渾噩噩,其中一個原因就在這里。

    當時他并不是完全的昏迷,意識還有一些清醒,隱約間聽到了鼬說的這句話。

    什么意思?為什么要這么說?

    如果,這個人說的都是真的,那

    驀然,佐助睜開眼來,寫輪眼中的三勾玉快速轉動,最終變得模糊,待停下時,圖案不一樣了。

    當宇智波的人承受了撕心裂肺的心靈痛楚,這份痛苦,會導致寫輪眼發生變化,變化的大小,視所承受的痛苦來定。

    看到佐助開啟萬花筒,帶土就知道他的話起作用了。

    ~~~

    空間封印術,雛田現在主攻的一個項目,為了破解帶土的時空忍術。

    從一籌莫展,到稍有頭緒,很是傷腦筋。

    家里她倒是不擔心,畢竟那么多人偶在,況且還有她特意留下的影分身,安全不是問題。

    空間封印術,是作用在空間上的封印,這就離不開雛田的白眼,而用白眼去控制空間,是需要耗費瞳力的。

    當瞳力不足總量的百分之七十時,視力會明顯下降,到百分之二十的時候,徹底看不見。

    慶幸這瞳力會恢復,雖然慢了點,但到底是能恢復如初,否則雛田也沒能力去弄這個空間封印術。

    為了可能出現的突發狀況,雛田練習時,一般都會控制瞳力消耗在百分之七十左右,不會再低。

    “這恢復速度不能再快點嗎?太慢了!”

    等待總是漫長的,雛田無聊的趴在窗口,凝視外邊的雨景。

    看著看著,一只紙鶴從雨幕中飛來,環繞雛田一周,最終落在她攤開的掌心上,打開一看,是小南發來的集合信號。

    想著會是什么事,雛田動作不慢,穿上曉披風,挎上新買的七把名刀,最后拿斗笠一戴,步入雨幕,往集合地點走去。

    “他是曉的新成員,取代鼬的位置,以后和鬼鮫組一隊,大家認識一下。”

    雛田和其它成員一樣,好奇的定睛瞧去。

    伴隨著小南的介紹,一個人緩緩走出,穿著合身的曉披風,冷漠臉,不是佐助是誰。

    雛田懵,佐助怎么又跑出來了,這都第幾次了啊。

    “宇智波佐助,鼬的弟弟,由他來繼承鼬的位置,再合適不過,你們”

    “喂喂喂!這小鬼能代替鼬?別濫竽充數嘛!”迪達拉打斷了小南的話。

    “我已經擁有了和鼬一樣的眼睛,實力上可以和鼬匹敵,你要試試看嗎?”腥紅寫輪眼看著迪達拉,佐助道。

    “匹敵鼬?我是不是耳朵壞了?沒聽錯吧?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居然說他匹敵鼬!”

    迪達拉笑點低,忍不住哈哈大笑,笑沒兩聲又改為冷笑;“雖然有點勝之不武,可你是他的弟弟,又有了和他一樣的眼睛,可以喲!”

    佐助冷哼道:“不要小看宇智波!”

    “你們適可而止!現在不是內訌的時候!”小南道。

    “不用擔心,我下手有分寸,不會殺死他的。”佐助輕飄飄的留下這句話,當先向外走去。

    大家看著佐助的背影,面面相覷,這鼬的弟弟怎么感覺有點飄呢。

    雛田捂臉,跟著其它人一起出去。

    “點到為止,不準殺害對方!”小南反復強調。

    就在這時,雨停了,是長門關閉了雨虎自在術。

    迪達拉見此,打消了去找村外的無雨之地。

    佐助見狀,暗道火遁不會受到影響,很好。
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