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sofzhw.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八十二章 控訴

    打傷了人,然后把別人的血抹到自己身上,再躺在地上反咬一口,大喊救命這得多厚的臉皮才能干出這么不要臉的事啊?

    “蠻夷!”

    “卑鄙!”

    “無賴!”

    “無恥!”

    滿屋的年輕俊杰,今天算是開了眼界,知道世上還有這么厚顏無恥之徒。(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他們聽著張小卒那中氣十足的慘叫聲、呼救聲,無不恨得牙根癢癢,恨不得撕爛他的嘴巴,奈何不是張小卒的對手,只能在心里惡狠狠地咒罵。

    別說是他們,就連周劍來都眼珠子掉了一地,為張小卒的無賴行徑感到羞愧臉紅。心說:見過不要臉的,可是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

    什么叫惡人先告狀,這便是。

    滿屋子人唯有牛大娃神態自若,似乎對張小卒的無賴行徑早就見怪不怪,因為這招惡人先告狀,張小卒還是跟他學的。

    其實,張小卒躺在地上,稍微還是有點不太好意思的。畢竟已經行過成人禮不再是小孩子了,畢竟這里不是熟悉的柳家村,這么往地上一躺,有種放不開手腳的羞澀感。

    他之所以這么做,是覺得不管事情的對與錯,他確實是打人了,并且下手還不輕。若是地上這群二世祖的長輩來找場子,看見一群二世祖斷胳膊斷腿地躺在地上,而他還好端端的站在大廳里,那得讓萬秋清多么難做人啊,既找不到為他開脫的借口,又不好把他交出去任由人家處置,那得多么尷尬。

    可是他在身上抹點血,往地上這么一躺,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是你們先動的嘴,也是你們先動的手,你們人多欺負人少,你們受傷了我也受傷了,還想怎樣?

    處處占理,不管是萬秋清來了,還是師父來了,都能據理力爭,有理可講。而不是被人抓著小辮子懟得啞口無言,只能一個勁的道歉賠不是。

    唯一不太好的就是,躺在地上耍無賴,稍微有點丟人。不過閉閉眼就過去了,沒啥大不了的。

    青年俊杰們若是知道此時張小卒心中的想法,多半真要氣得吐血。

    “哪里來的粗鄙小兒,竟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欺辱我七大家族的子弟,是有意挑釁我七大家族的權威嗎?”

    “狂妄小兒,速速跪地求饒。看在喲喲的面子上,本公子或許還

    能饒你一命。”

    先后兩道冷喝聲在院子里響起,隨之房門砰的一聲被大力推開,五個年輕男子魚貫而入,又有一個俏麗的素白身影帶著之前跑出去求救的兩個女子,跟在后面進到房間里。

    這五個年輕男子是七大家族年輕一輩中的翹楚,今夜留下來是要送戚長空最后一程,同時陪陪戚長風和戚喲喲兄妹。跟在他們身后.進門的俏麗素白身影,正是戚喲喲。

    剛才他們正在靈棚里陪戚長風和戚喲喲聊天,就看見周家和韋家的兩個姑娘,臉帶梨花杏雨,慌慌張張跑來向他們求救。一問緣由,頓時怒氣勃發。向戚長風和戚喲喲告一聲罪,就要來找張小卒算賬。

    戚喲喲怕事情鬧大,于是急忙跟了過來。

    然而進到房間后,戚喲喲目光一圈掃視下來,待看清房間里的慘景,她才知道自己的擔心是多余的,因為事情已經鬧大了。

    而五個年輕男子看清房間里的慘景后,臉色瞬間陰沉的要滴出水來,滔天怒火瞬間將整個房間籠罩。

    “二哥,你可要為小弟做主啊!”趴在地上裝死的孫力言一下來了精神,飛撲到一個青衣男子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訴說道:“張小卒逼我下跪,還逼我撿垃圾吃,我不做他就要殺了我。他還罵我們孫家男兒生孩子沒屁.眼,還罵還罵他的污言穢語,小弟實在說不出口。”

    “豈有此理!”青衣男子孫浩軒當即怒火中燒,瞪著眼珠子怒喝:“張小卒,滾出來!”

    他的目光在房間里巡視一圈,最后落在周劍來和牛大娃身上,怒氣中帶著一絲詢問,意思是問你倆誰是張小卒?

    “大哥,我的右腿被張小卒打斷了!”

    “大哥,我的肋骨被張小卒打斷四根!”

    “三哥,我的胳膊被張小卒打斷了!”

    “二哥,我的左腿被張小卒打斷了!”

    “二弟,我的鼻子被張小卒打碎了!”

    “三弟”

    一時間房間里全是告狀聲,有弟弟求哥哥給他報仇的,還有哥哥求弟弟給他報仇的,聲淚俱下,使聞者傷心聽者落淚。

    若是不知事情原委的人聽見這一聲聲撕心裂肺的狀告聲,定會認為張小卒是個無惡不作、殘忍至極的魔頭。

    “救命啊!

    富家子弟仗勢欺人,草菅人命啦!幾十個人圍攻我一個,公平何在?正義何在?日月昭昭,朗朗乾坤,王法何在?天理何在啊?”

    “老天爺,你快睜眼看看,天降正義,降下神雷劈死這群草菅人命的惡魔吧!”

    一道極不和諧的哭嚎聲在房間里響起,聲音之凄慘絲毫不遜于七大家族的子弟。

    戚喲喲正在滿房間尋找張小卒的身影而不見,只看見周劍來和牛大娃正在悠哉悠哉的喝酒,心知張小卒肯定沒事,否則這兩個家伙怎會如此悠然自得。她猜測張小卒多半是作案后逃跑了,心里剛想說張小卒還算聰明,就聽見張小卒的哀嚎聲自大廳的地上傳來。

    她一眼望去,這才發現張小卒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冷不丁的嚇了一大跳,若不是周劍來和牛大娃正在悠哉悠哉地喝酒,她真要被張小卒騙到。

    孫浩軒五人的目光也都刷的一下落在張小卒身上,和戚喲喲一樣,乍一眼看去,也被張小卒渾身是血的慘狀嚇了一跳。

    “別聽他瞎叫喚,他是裝的。”

    “他身上的血是我的。這個畜生,為了裝可憐,一拳打爆了我的鼻子,用我的血抹在他自己身上。你看他衣服上,全是抹血留下的手指印。”被張小卒一拳打爆鼻梁的家伙聲淚俱下地控訴道。

    戚喲喲聽完這人的控訴,不禁半張著嘴,一臉見鬼的表情看著張小卒,打死她也沒想到張小卒竟然還有如此無賴的一面。

    “怎么還不來?”張小卒躺在地上,拿胳膊半遮著臉,眼睛順著胳膊底下的縫隙偷瞄,始終沒有看到萬秋清到來,心里不免有點小著急。突然他的目光和戚喲喲哭笑不得的目光碰觸在一起,慌忙收回目光,只覺臉頰發燙,怪臊人的。

    “哼!是不是裝的一試便知。”穿一聲白衣的周旭冷哼一聲,在腰間摘下一塊玉佩擲向張小卒。

    玉佩如飛鏢一般,帶著破空聲射向張小卒。

    一根竹筷從側里飛出,精準地擊中飛射的玉佩,把玉佩擊碎。

    “事情尚未說清就動手,莫非這就是你們雁城的君子之道?”周劍來冷聲問道,竹筷是他擲出去的。

    “你又是誰?”周旭看向周劍來凝聲問道。

    “白云城,周劍來!”
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