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sofzhw.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十六章 迎戰

    靈力長虹跨越天際,如一顆彗星,向著游地窟而來。(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帝都之內,不知有多少人抬頭。

    濮崔陣內,皆是凡人,唯有中宗以上,才能突破限制,可實力到達中宗的強者,極少會如此行事,這無疑于視周夏皇室威嚴如無物。

    整個周夏,能找出多少中宗?

    白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接近,五分鐘內必定能到達此地。

    秦紀把手上腦袋隨手扔到院子的地上,拍了拍手掌。

    “紀哥。”

    小野狐眨也不眨的盯著那從來的白虹,開口道:“現在走,應該還來得及,我能安排一條退路。”

    秦紀平靜道:“能絕對安全?”

    小野狐不說話了。

    秦紀輕拍小野狐臂膀,微笑道:“帶琳兒她們離開。”

    小野狐身子不動。

    秦紀輕聲道:“你知道的,有琳兒她們在,我不會冒險的,你的退路也許是能走幾個,但我需要的是絕對。”

    小野狐俊美臉龐上神情變幻。

    “走!”

    秦紀髖骨硬起。

    陸術長吐一口氣,猛地轉身往屋里而去。

    秦紀看向另外一邊的喬豹。

    袒露著胸口的魁梧青年連忙擺手,甕聲甕氣道:“紀哥,你打死我也不走!”

    秦紀淡淡道:“沒讓你走,我也不放心讓你去護送琳兒她們離開,你就老老實實呆這里。”

    喬豹咧嘴一笑,重重點頭。

    “中宗啊。”

    喬豹揉著手腕,全無畏懼之色,反而戰意澎湃,道:“早就聽說這啥子的劉文靳號稱中宗境界內力量第一人,被譽為人形暴熊,今天我倒想看看究竟能有多熊。”

    秦紀掌心摩挲著刀柄。

    惡洲三新星內,沐黑影修為最高,為下宗后期大圓滿,只差一步便能跨入中宗,而秦紀也已經在下宗后期徘徊二年了,苦苦不得圓滿,修為最低的何清雖然只有下宗中期,但是一身詭異毒功和諸多后手反而是三人當中最難纏的。

    一個小臺階,一個大天地。

    天底下能越階作戰的,皆是妖孽,而想要越大階的,古往今來又有幾人

    任何一個能修煉到下宗的,又豈是尋常之輩。

    把別人當成傻子的人,自己也是個傻子。

    秦紀從來不會過度自信,盲目狂妄,那道攜帶著無匹怒氣而來的白虹,已經令他緊繃身體,準備全力以赴了。

    這將會是一場生死之戰。

    但是他并不后悔。

    如果再來一次,他還是會一刀一刀的鋸開劉序常的脖子,摘下他的腦袋。

    黑袍青年舉目環視,突然嘴角一扯。

    在這片孤獨的土地上,他孤立無援。

    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那只狐貍,又會不會知道他是冒著多么大的風險才會踏足這片土地的呢?

    如果知道了,她會怎么想,又會怎么樣呢?

    小野狐推著輪椅從屋里走了出來,秦琳跟在他身側,輪椅上的女孩咬著紅唇,望著那已經越來越刺眼的白虹。

    “紀哥。”

    輪椅女孩張了張嘴,滿腹話語到了嘴邊最后匯成了短短二個字:“小心……”

    秦紀微笑點頭。

    白裙女孩則是展顏一笑。

    她早已習慣了。

    秦紀以前的日子哪一天不是出生入死,她要做的就是默默的陪伴,然后等著他一次又一次的歸來。

    秦琳當然也想過了,如果他有一天回不來的話,該怎么辦。

    最初的時候秦琳會害怕,會驚慌,不愿去想,后來的她就決定了,如果真有一天他回不來的時候,那就守著他的碑,直到白發。

    不管生前,無論死后。

    她這輩子的意義,就是為了守護這個六歲時將她從馬匪手下救下的男人了。

    小野狐推著輪椅,快速往前而去,頭也不回的便消失在走廊盡頭,秦琳也迅速跟上。

    白虹已經臨近。

    人未到,磅礴靈力便鋪天蓋地已至,將周圍籠罩的水泄不通,強橫的靈力威壓幾乎讓人要喘不過氣來。

    中宗之力,何其強大。

    “野豹。”

    黑袍青年原本貼著刀柄的掌心開始偏移,轉為緊握,一點寒光緩緩

    展露,刀身逐漸出鞘:“幫我做件事。”

    魁梧青年笑道:“紀哥,你說。”

    “來。”

    黑袍青年左手輕勾,喬豹疑惑的把耳朵湊過去,前者手臂攬著他的脖子,輕聲道:“你性子向來火爆,以后要多聽野狐的話,少跟他犯犟。”

    喬豹一怔,旋即猛地反應過來,立馬抬頭,但是環著他脖子的手臂此刻卻如鐵箍般,他只見到秦紀漆黑雙眸中涌現一點燦爛金芒,下一瞬便失去了意識。

    秦紀松開喬豹已經軟下的身軀,扶著他坐到邊上臺階上靠著柱子。

    秦紀除了是名靈修外,也是個煉金大師,當然了,以他的這點念力,如果是正常狀態下,就算是普通的下師恐怕也無法一擊得手,只不過喬豹對于秦紀又怎么會有戒備之心,這才被念力輕易沖擊昏迷。

    孜然一身的青年此刻已經倒提徹底出鞘的銀白色短刀。

    皎皎月光之下,銀白色短刀的刀鋒上似有光華流轉,鋒芒畢露。

    遙遠的外城,天龍學院內。

    坐在雪白天鵝絨毛毯上的紅衣女子正低頭繡著一副江山社稷圖,很少有人知道這個來自上半國的顯赫女子,曾經只是個普通織女人家的閨女。

    女子比例完美的玉手拿捏著針,翻巧如飛,熟練異常,

    “嘶……”

    女子微微皺眉,輕吸涼氣,動作已經停下,低頭看著指尖迅速浮現的一鮮紅,習慣性的放在紅唇邊輕觸。

    紅衣女子放下懷中的江山社稷圖,纖細柳眉越皺越深。

    突如其來的心臟緊縮感。

    紅衣女子不由得透過沒有拉上窗簾的窗戶看向外面。

    除了滿天星光外,她還見到了遙遠方向有一點正在移動的白點。

    這并沒有掛在天際上且移動速度快的有些異常的白點讓紅衣女子再沒有移開目光。

    下一瞬,白點消失了。

    游地窟院子內,黑袍青年倒提短刀,一躍而起,迎向那夾雜著無匹力量落下的白虹。

    黑白二色在半空中僵持了一瞬。

    下一刻,黑色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墜落,在游地窟轟然著地,接連撞碎無數墻壁、樓閣,在地上犁出一條百丈長的深深溝壑。

    一片狼藉。
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