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sofzhw.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十二章 出手

    今天是狩獵賽的第五天了

    秉承著其余人對這狩獵賽不感興趣的態度,他們遇到難纏的對手就躲,以至于導致到目前為止,除了姜經亙獵殺的那一只半靈獸之外,再沒有看得過去的獵物。(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一向勝負心極重的姜經亙這一次并沒有表示出什么異常,平淡坦然,不以為意。

    對他來說,勝負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而跟在秦紀邊上,隨時能夠窺探、琢磨他那若有若無的劍意已經受益匪淺。

    一隊人謹慎走在叢林間,這里算是森林腹地,說不定會有一品靈獸出沒,得萬分小心。

    “等等。”

    姜經亙一把握住身后劍柄,低沉喝道,剩下的人條件反射的隱藏身形。

    姜經亙凝視著前方,前方的樹叢微微抖動,突然,有一道人影猛地鉆了出來,面色驚恐,慌不迭的往這跑。

    “賀黃?”

    褚曉曉有些意外,一眼認出了那狼狽的年輕男子。

    人階二班隊伍中只有二個登堂中期,一個是賀黃,另外一個是汪清川。

    “他在跑什么?”

    杜大器驚疑的看著賀黃身后毫無動靜的樹叢。

    匆忙逃竄的賀黃猛地見到前面的一眾人被嚇了一跳,后發現是自己班人后,臉上的絕望轉化成了驚喜,急忙喊道:“褚班長!姜哥,救我!救救我!”

    有一只呼嘯而來的箭矢擦著賀黃的臉頰而過,留下一道血痕,后者硬生生止住腳步,顫抖的站在原地不敢動彈,箭矢重重插在秦紀身旁樹上,尾部來回抖動。

    樹冠上跳下一道人影,手握弓箭,面色冷厲。

    “我勸你們還是少管閑事,當沒看見就行了。”

    持弓青年冷漠喝了一聲,而后走到賀黃身后,一把奪過他腰上裝著狩獵物的袋子。

    秦紀沒有說話,姜經亙自然沒動,杜大器遇到這種事根本沒有話語權也不敢說話,唯一一個褚曉曉自從上次那事后對班里人都沒了好感,自然也不會出手相救。

    搶走狩獵品的青年多看了一眼一身紫袍的姜經亙,若有所思,而后迅速離去。

    “狩獵賽到了這個時候才是最熱鬧的時候。”

    褚曉曉冷笑道:“越靠近終點,森林的活動范圍就越小,在這里淘汰別人,奪走戰利品,登頂狩獵賽頂點是以往以來最屢見不鮮的,弱肉強食在哪都適用。”

    被奪走辛辛苦苦五天積攢獵物的賀黃慘笑著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怨恨的看了一眼袖手旁觀的褚曉曉等人,掏出求援石捏碎。

    “褚曉曉,姜經亙!相信我,你們也會被淘汰的!這一屆我們都會輸!哈哈哈。”

    賀黃刺耳大笑,沒過多久便有一名天階學員趕來,帶走了賀黃。

    姜經亙這一次走在了前面,回頭低沉道:“接下來的路自己都注意點。”

    杜大器緊緊攥著嚴芊的小手,精神高度緊張,褚曉曉依舊滿臉懶散,更別提至始至終都平靜淡然的秦紀了。

    嚴芊回頭看了一眼那插在樹上的箭矢,柳眉微微皺起,過了約莫半個時辰后,走在前面的姜經亙再一次停住了腳。

    他倒退一步,走到了秦紀邊上。

    秦紀緩緩抬起頭,盯著前方的小路,徐徐走出許多人影,其中一人正是那之前離去的持弓青年。

    “人很多。”

    姜經亙低聲道。

    秦紀輕聲回應道:“二個大成中期。”

    姜經亙緩緩抽出了背后黑劍。

    “就是他們,只有五個人。”

    持弓青年對著身側的扛棍光頭壯漢道。

    光頭壯漢盯著姜經亙咧嘴一笑,道:“沒想到還真的是二班姜經亙啊,的確是一條好大好大的魚,我們老大可是找了你好久了。”

    褚曉曉走上前來,皺眉道:“這群人……我記得不是同一個班或者系的啊?”

    這一次的狩獵賽成績是以班級總數為評分標準的,怎么還有不同班級的人合作?

    “那個光頭的叫孔曲寒,是四班徐攻熊的人,他旁邊那個用弓的是六班曹溪。”

    杜大器攙扶著的嚴芊道:“我們早有耳聞,這一屆狩獵賽中可能會有一些班級暗中聯手,會在最后環節清理掉其余班級的人,奪得狩獵品,然后再分均,徐攻熊前二天就找過畝鴻商議這件事,畝鴻沒答應,現在看來,他們已經和六班搭上關系了。”

    “聯手?還能這么玩?”

    褚曉曉看了一眼四周,他們已經被包圍了。

    二個大成中期聯手足夠纏住姜經亙了,剩下的人群對上他們這幾個綽綽有余,高下立判。

    事情有點麻煩了。

    孔曲寒咧嘴笑道:“一直聽聞姜老大你獨來獨往,沒想到這一次還會帶這么多拖油瓶,這對我們倒是個絕佳的好消息,做個選擇吧,你若一心要走,我們可沒十足把握留下你。”

    曹溪輕拉弓弦,淡淡道:“你走之后,你的朋友我們會替你好好照顧的。”

    姜經亙緊了緊手上劍,用行動作出了回答。

    一抹劍影瞬發,直至二人面前,速度快若閃電,曹溪和孔曲寒面色一變,幾乎都在同一瞬間下意識把手上兵器擋在身前,金戈交錯聲響起,火花一閃而逝。

    曹溪的長弓和孔曲寒的短棍都添了一道凹痕,濺射而開的劍氣將他們的手掌切割的鮮血淋漓。

    “好快!”

    孔曲寒和曹溪對視一眼,身體緊繃,收斂了之前的輕視。

    “不愧是姜經亙,就讓我們好好領教下吧。”

    曹溪凝重以待,三只箭矢搭在弓弦上,與此同時,孔曲寒一步跨出,沖向持劍而立的姜經亙,箭矢呼嘯著飛出,和孔曲寒同時抵達在姜經亙面前。

    孔曲寒雙手握棍,高高舉起,猛砸而下,他身側二邊,三根箭矢隨之而來。

    姜經亙緊攥手上黑劍,從下往上一劃。

    三根箭矢的箭頭離他只剩下一指距離才被攔腰斬斷,劍身趨勢不減,繼續往上一頂,抵住孔曲寒敲落而下的短棍。

    “砰……”

    二者相觸,有不小氣浪從接觸點席卷而開,風塵四起。

    姜經亙的腳掌往下下陷了半公分,握著劍柄的手掌可見因用力而暴起的青筋,孔曲寒瞪著銅鈴般的眼睛,靈力爆涌,繼續往下猛壓,黑劍緩緩往下沉,姜經亙的手臂逐漸被重力壓得有些彎曲。

    緊接著,遠處的曹溪抓住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弓弦猛彈,接連五箭呈五星連珠之勢沖向姜經亙。

    姜經亙瞳孔微縮,這個時候他如果無法掙脫孔曲寒的壓制,這五箭他避無可避!

    緊急關頭,姜經亙一把松開手上劍,往后一記后躍,五只箭矢呼嘯而來,他側身避過二箭,雙手探出又抓住二箭,火辣辣的摩擦使得他手掌疼痛異常,有鮮血自指縫流出,但是那最后一箭已經迎面而來,正指他眉骨。

    “小心!”

    一抹倩影一躍而來,纖細玉掌覆著靈力,手掌作刀,劈在最后一箭箭桿上,后者應聲折斷。

    這個時候能有實力出手的,除了褚曉曉還能有誰?

    即使褚曉曉已經擋下最后一箭,但箭矢還是在姜經亙眉骨留下一點紅蕊,鮮艷異常。

    褚曉曉急忙看向身后的姜經亙,問道:“沒事吧?”

    姜經亙微微搖頭,扔掉手上箭矢,拿袖子抹去額頭血點。

    孔曲寒借力壓下,把黑劍砸至地上。

    姜經亙低沉道:“這二人的聯手比一般的大成中期要厲害許多,幾乎可以持平大成后期,而且一遠一近,我對上他們,很難占到優勢,你們先走,找機會脫身。”

    褚曉曉緊緊盯著遠處樹冠上跳躍而來的人影,苦澀道:“恐怕想走也走不了了。”

    一個青衣青年負手跳躍而來,穩穩落在孔曲寒面前,曹溪等人上前站在他身后。

    “大哥。”

    孔曲寒咧嘴笑道。

    能被孔曲寒喊大哥的,還能有誰?

    四班,徐攻熊。

    “嘖嘖。”

    徐攻熊砸了咂嘴,搖頭笑道:“姜經亙,你怎么落魄成這樣了,連劍都丟了?”

    姜經亙淡漠不語。

    “他們有過節?”

    不遠處的秦紀偏頭對著杜大器輕聲問道。

    攙扶著嚴芊靠樹的杜大器輕輕點頭,道:“在半年前新生剛進來的時候有一場篩選,徐攻熊和姜經亙打過,最后輸了半招,他一直耿耿于懷。”

    秦紀微微點頭。

    “我們這一趟,終點恐怕就是這了。”

    杜大器一邊說著一邊看了一眼旁邊的嚴芊,后者咬著紅唇不做聲。

    “曹溪,小孔。”

    徐攻熊捏了捏手腕,走向了姜經亙,笑道:“你們先去把剩下的人給擒住,我要好好會會這沒了劍的劍修還能有多大能耐。”

    “好嘞。”

    孔曲寒滿臉笑容,曹溪揮了揮手,剩下的一群人形成包圍圈圍向了秦紀等人。

    “完了。”

    杜大器不打算再做反抗了。

    二個能壓著姜經亙打的大成中期,再加上七八個登堂,就憑他們三個,怎么打?

    褚曉曉香肩輕聳,望向身側的姜經亙,意興闌珊:“還打嗎?”

    實力差距,實在太懸殊了。

    姜經亙捏起拳頭,并不做回答,只是一步跨出,沖向了前方的徐攻熊,二道人影交錯,拳腳相碰,低沉的聲音傳蕩而開。

    “行,打就打吧。”

    褚曉曉無謂拍了拍袖子,不就是淘汰嗎,怕什么,難不成他們還敢下殺手不成?

    褚曉曉一個后空翻穩穩落在杜大器三人面前,對上圍過來的孔曲寒、曹溪九人。

    孔曲寒挑眉笑道:“小妞,還是趕緊束手就擒吧,我還是個比較憐香惜玉的人。”

    褚曉曉美眸一瞪,玉手之上靈力繚繞,玉足一點地面便是沖向了孔曲寒,手掌之上有一團靈球迅速凝聚,迎面砸向孔曲寒腦袋,彪悍罵道:“我小你大爺!”

    孔曲寒低喝一聲,一棍抽在靈球之上,巨力涌動,靈球破碎而開,靈力四濺,褚曉曉被力量反震回去,踉蹌好幾步方才停下,白皙手掌已見通紅。

    褚曉曉毫不在乎,溫婉俏臉上滿是冷漠。

    “好烈的小妞,我喜歡。”

    曹溪咧嘴一笑,手指搭上弓弦,連射二箭。

    褚曉曉瞳孔一縮,嬌軀一側,避過一箭,正當她準備硬抗下第二箭的時候,一柄長劍擋在了她身前,箭矢抵在劍身上,火花四濺,握著劍柄的也是一雙纖細玉手,艱難使力方才擋住這一箭。

    “芊芊!你還有傷啊!”

    后面的杜大器變了顏色。

    嚴芊手臂上的白布有血跡滲出,她只是咬了咬牙,冷聲道:“少廢話,我可做不到躲在后面。”

    杜大器一時語塞。

    “嘖嘖。”

    孔曲寒甩著手上的短棍,朝后面的二人嘲笑道:“二個大男人竟然躲在二個女人后面,喂,你們二個也太丟男人臉了吧?”

    杜大器咬牙,他越來越痛恨自己的弱小,他保護不了自己喜歡的人,他遇到這種事情,幫不上任何忙。

    褚曉曉拍了拍嚴芊的香肩,沉聲道:“你回去吧,杜大器說得對,你手上還有傷,這里我來吧。”

    “可是……”

    嚴芊急了,道:“他們這么多人,你怎么應付得了。”

    褚曉曉笑了笑,一瞬笑容燦爛如曇花:“沒事,賭一把。”

    嚴芊緊緊皺著柳眉,賭?

    賭什么?

    褚曉曉紅唇一扯,語氣恨恨:“賭一個藏著掖著的混賬王八蛋。”

    嚴芊還想說什么,褚曉曉把她往后一退,自己上前一步,再度迎上了孔曲寒曹溪九人。

    一人獨擋,柔弱嬌軀屹然不動。

    角落里靠樹抱胸的秦紀默然不語。

    在場的人對褚曉曉的話都一頭霧水,他的意思,恐怕只有姜經亙和秦紀知曉了。

    “褚曉曉……”

    秦紀凝視著褚曉曉的窈窕背影,她有點像一個人。

    一個很特別的人。

    同樣倔強,也同樣讓人有些心疼。

    “砰……”

    一抹紫色倒飛,狠狠撞在樹干之上,碗口粗的樹干直接折斷。

    姜經亙抹去嘴角血跡,從地上重新站起來,沒有了劍,他實力大打折扣,對上徐攻熊處處落于下風,但即便如此,他還是一直進攻,毫不退縮。

    “真弱啊。”

    徐攻熊刺耳大笑,他偏頭看了一眼孔曲寒那邊,笑道,:“來玩個游戲吧,看看是你們先擒下那幾個家伙,還是我先打廢姜經亙。”

    孔曲寒哈哈大笑:“老大,那這一次你肯定必輸無疑了。”

    徐攻熊笑而不語,身形飄忽,再度沖向了姜經亙。

    孔曲寒一躍而起,曹溪彎弓拉弦,和之前對付姜經亙一如既往的招式,用在了只有大成初期的褚曉曉身上。

    獅子搏兔,亦盡全力。

    褚曉曉瞳孔里映出那迎頭而下的鐵棍和激射而來的箭矢。

    “小心啊!”

    嚴芊急聲喊道。

    杜大器不忍的偏過頭去,二個大成中期打一個大成初期的褚曉曉?

    碾壓。

    褚曉曉輕咬銀牙,手腕上涌起一團極為濃郁的靈力,竟想要硬抗下這一擊攻擊。

    不遠處的秦紀微微瞇眼,手指輕輕敲打著手臂肌肉,隱約可見指尖有一絲一縷肉眼可見的鋒銳白芒。

    孔曲寒一棍砸下,勢不可擋。

    以他的力量,硬抗的褚曉曉纖細手腕或許會斷。

    秦紀眼眸微垂,終于是屈指一彈,一抹細不可見的鋒銳劍意而出,剎那之間融入了褚曉曉手心的靈力之內。

    有無形劍意擴散而開,將迎面而來的三根箭矢震得軌道偏離了絲毫,三根箭矢在曹溪瞪大的眼睛下擦著褚曉曉飄散的秀發射過。

    同時,褚曉曉的玉手也往上舉起,雙手抵住了砸落而下的短棍。

    接觸的一剎那,握著鐵棍的孔曲寒只感覺棍子上似乎長出了許多尖刺,扎的他鉆心得痛,他連忙松開手掌,倒躍回去,鐵棍被褚曉曉雙手抵飛,砸在地上濺起許多黃泥。

    “這……”

    孔曲寒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手上那觸目驚心的一道道傷痕,呆在了原地。

    “什么?”

    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杜大器、嚴芊二人怔怔的看著那恍如做夢一樣的場面,不僅是他們,就連曹溪、孔曲寒也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究竟發生了什么?

    褚曉曉低頭看著自己的溫軟小手,毫發無損,她臉上并沒有獲勝的喜悅,平靜的有些異常。

    褚曉曉輕吐一氣,面無表情的轉頭望向了角落里的那個布衣青年,后者也在此刻緩緩抬起了頭。
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