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sofzhw.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三十九章 尸皇叼炸天 (7)

    路過一家坐落在十字街的甜品店,從另一端傳來陣陣絕望的求救聲,“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啊”

    求救聲轉變成慘烈的痛呼聲,從高向低開始減弱。(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時南剎住車,想了想還是決定去看看。

    抵達現場,呈現在他面前的景象能嚇死膽小的。

    求救的女子上半身埋著兩顆黑乎乎油膩膩的腦袋,咬斷的喉管里發出如破風箱一般的‘嗬嗬’聲,兩側的手作爪狀,在地上劃出斑駁的痕跡。

    白花花的肚皮肉外翻,內臟流出體外,鋪滿了她的小腹,猩紅的鮮血染紅了她躺的地方,凄美慘烈。

    時南震驚不已,掏出自制弓.弩精準射穿兩個怪物的腦袋。

    那個女人,卻是活不下來了。

    時南嘆了口氣,推著自行車走到她身邊停下,居高臨下的俯視她面目全非的臉。

    女人突然笑了,血肉模糊的臉失了美感,只剩驚悚,要是膽小的人見著這么一幕,怕是當場就會瘋。

    她艱難的移動手臂,五指動著,像是要抓他的腿。短短的距離,對體力告急的女子而言,寬如銀河。

    許是執念作怪,女子還真跨過了銀河,觸摸到了時南的黑色運動鞋。

    突變只在一瞬,原本即將油盡燈滅的女子暴起,充滿爆發力的纖纖玉手抓向時南完好的右腿。

    時南迷人的桃花眼中閃過冷光,靈敏躲開她的攻擊,毫不留情的掰動弓.弩開關。

    鋒利且閃著寒光的箭矢刺破虛空射向女子,她就地一滾避開,肚皮上那些見了世面的花花腸子掉在地上,女子只剩空蕩蕩的軀殼,連森森肋骨都清晰可見。

    原來,女子竟是怪物!

    不知為何生了人智,還能操控無理智的怪物為她所用!

    時南一臉凝重,握緊弓.弩。此女不除,人類好不容易建起的家園又將毀于一旦。

    他雖受盡剝皮拆骨的苦楚,但對千辛萬苦活下來的幸存者們心中卻無恨。

    他的恨,都在那個人身上!

    想到那個人,時南的氣息開始紊亂。

    對人類的氣息變化十分敏感的女怪物敏銳覺察到他的異常,眼眸一黯,手作爪抓向了他的手臂。

    陷入魔怔的時南躲避不及,手臂上多了一道深可見骨的抓痕。

    幾乎是在瞬間,傷痕開始流膿、變黑、散發惡臭,以極快的速度蔓延了他整條手臂。

    就算時南想砍掉手臂阻止病毒的蔓延,也已經遲了。

    奇怪的是:在女子成功將他感染之后,在離他十幾米外自爆身亡。

    唯有時南曾經厭惡不已的機械腦尚存清醒,另外半邊血肉之軀徹底被感染。

    盡管只剩半邊腦子,時南很容易就能想到指示女子來感染他的幕后主使是誰。

    看樣子,這場末世禍災到底是怎么來臨的,還有待商榷啊……

    他冷冷一笑,暗沉的雙眸被厚重黑云所遮,在那黑云深處,席卷著能毀天滅地的嗜血殺意。

    既然這是你想要的,那便,如你所愿!

    蒲白一路掃蕩至十三樓,腕表上的數字早已破千。

    她就像一臺莫得感情的切菜機器,見著怪物管它男女老少,一棍子掄下去干干脆脆

    送他們去輪回。

    如此辛苦又痛苦的活著,還不如早死早超生。

    掃完十三樓蹦到十四樓,在面朝陽的中間位置,她碰到了一塊硬骨頭。

    蒲白靈動的幾個跳躍,避開了胖怪物的連擊。被動到此番地步,可是自末世開始頭一次。

    她稀奇的打量胖怪物,握緊神棍就掄了過去。

    小樣,本少女就不信還整不死個你丫的!

    然而,所有的flag都是有bug的。

    她竟然連怪物的身都不曾近過!

    臥槽!牛逼!

    蒲白活動了一下脖子,白皙的小臉上揚起興奮的笑。

    那是見到強勁對手時的激動表情。

    “好家伙,厲害啊。”

    她爽朗一笑,“就讓本少女看看你究竟有多抗造吧!”

    蒲白身體微微下蹲,后腳蓄力,如彈簧一般沖向胖怪物,速度快到帶起一陣風。

    胖怪物不甘示弱,揮舞著兩個沙包大的拳頭拳拳可勁往她的小腦袋上懟,有好幾次差點懟中了。

    電光火石間,一人一怪物大戰不下三百回合。

    蒲白這個莫得感情的砍菜機器終究抵不過胖怪物這個真.殺人機器,在體力不支的情況下挨了胖怪物一拳。

    滲髓的劇痛疼的蒲白齜牙咧嘴,感覺手臂都已經不是她自己的了。

    怪物的大拳頭接踵而至,蒲白狼狽不堪的躲避著,有好幾次差點被怪物捶爆腦袋。

    再次險險避開,蒲白的小衣被冷汗濕透,大顆大顆的汗珠在逃跑過程中甩落在地,打濕地板。

    “擦!難不成本少女今兒個得交代在這兒?!!”她暗暗驚疑。

    眼見怪物又是一拳,已無力躲避的蒲白從智腦空間拿出激光炮,轟得怪物連渣都不剩。

    危機解除,蒲白脫力坐在地上,極速喘息。

    她有些想不通,明明怪物們的力氣都差不多啊,就算與體型有關,差距也不能大到和剛剛那個不合常理的家伙一樣吧!

    難道,怪物是會升級的?

    我滴個乖乖,這可是個不得了的大發現吶!

    不過管他呢,既然怪物會升級,肯定不止她一個人見過。上報高層這種事,還是讓那些狗腿去干吧。

    蒲白撐著沙發站起,拖著疲累的身體下樓。

    今天打的怪物已經夠多了,還是早點兒歇息吧。

    單身狗,拼個差不多就行了。

    騎自行車時蒲白雙腿發軟,只有一只手能用力,車騎得搖搖晃晃,幾次險險與花壇擦過。

    快回去快回去,她要好好吃一頓,吃飽喝足再美美睡上一覺,相信明天絕不會這么點背。

    可惜閻王爺爺見不得她早下班,故意給她設了一道攔路虎路障。

    蒲白沒想到會這么巧碰到宋智軒,見他一副鼻孔朝天不愿意搭理人的樣,她只想呵呵。

    一個連良心都可以不要的家伙,和他說話,她怕掉逼格。

    面無表情的和他擦肩而過,蒲白決定當瞎子。

    可惜宋渣男沒體會到她的良苦用心,停車高傲的說:“樓白,如果實在混不下去,就回來吧。養家糊口這種事,還是得男人來。放心,我不會餓著你的。”

    蒲白嫌棄的撇

    了撇嘴,一揚馬尾,加快蹬車速度遠離孔雀男。

    她的忽視引起了宋智軒極大的不滿,調轉車頭加速跟上她,苦口婆心的勸她‘回頭是岸’。

    聽著他逼叨,蒲白手癢的呀,忒想一棍子掄得他懷疑人森。

    “宋先生,這些話你別跟我說,沒用。”

    宋智軒選擇性失聰,“小白,我知道錯了。以前是我太喜歡玩,收不住心,我向你道歉。但是…但是現在我真的在努力做改變,努力變成你喜歡的模樣。所以,回來吧好嗎?我會好好疼你的。”

    深情認真的告白,若是以前的樓白,說不準還真會屁顛顛投入他的白斬雞懷抱。

    奈何,如今的她是拳打陽間,腳踢陰間的蒲小白。

    所以

    我信你個鬼,你個糟老頭子壞的很!

    蒲白面無表情cos冷面,殺手,“你說什么?我沒戴眼鏡兒聽不見。”

    “小白……”他的語氣聽起來很無奈。

    蒲白:“你啥都不要說了,反正我又聽不見,浪費口水干嘛。”還污染花花草草。

    “我……”

    蒲白剎住車,看著他無奈道:“和平分手不好么?難不成你是想鬧得全天下人都知道?”

    “你別誤會我,我是真的想和你重新開始!”宋智軒語氣很急,急需證明自己。

    “哦。”

    宋智軒:……

    你這樣我沒法接。

    “行了行了,你干自己的去吧。破鏡重圓是不可能的,一輩子都不可能。下輩子、下下下下輩子,都不可能!”

    言罷,蒲白一甩馬尾,瀟灑離去。

    當狗皮膏藥沒了粘性,它還配做‘膏藥’嗎?

    此時的蒲白就想扒掉宋智軒的黏膠!

    “宋先生,你憑什么以為我會和你重新走在一起?就憑你腕表上的那個‘6’?”她諷刺道。

    蒲白并不會歧視業績不好的人,但宋智軒那副自大的嘴臉,讓她哪哪都看不慣。

    她話中含的諷刺鄙夷戳中了宋智軒高傲的自尊,他的臉漲紅,目瞪如牛眼,憤恨的樣子像是要把她活吞了。

    “嘖嘖嘖,說又說不過我,打也打不過我。宋智軒,你說你活著有什么意義?我要是你,立馬拿豆腐自.殺。”蒲白故意激怒宋智軒。

    沒錯,她就是要解決了這貨!

    周圍沒人,監控皆癱瘓,天時地利人和,她要把握不住,都對不起自個兒!

    自尊高于一切的宋智軒果然上當了,他怒吼一聲,一腳踹向蒲白。

    “廢物,打女人,你還是不是男人?!”蒲白繼續刺激,

    “啊”

    宋智軒狂嘯著失去理智,不管不顧圍過來的怪物,一心只想給蒲白一個教訓。

    揍不死這丫頭片子,他枉活二十有六!

    瞅著他慢吞吞的動作,蒲白冷哼,一記佛山無影腳回踹在他的膝蓋上,疼得他下意識抬手揉搓。

    失去扶持的自行車倒下,還砸在了他的腳踝上。

    什么叫‘雙管齊下的痛’,這就是。

    宋智軒疼得在地上打滾,眼淚鼻涕糊了一臉。

    蒲白遲疑了,這么惡心的東西,她真要上手?!
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