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sofzhw.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224章物歸原主

    “我覺得周夫人的設計很好,不過畢竟現在已經不是三四十年代了,所以應該與時俱進,與現在的時尚相結合,稍微的做出一些改良會更好。(www.sofzhw.live)”尚景提議。

    “我畢竟年紀大了,可能思想有些老化,跟不上潮流了,尚總監有什么建議?”周夫人并沒有生氣。

    “旗袍主要展現的就是女性的曲線美,所以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至于其他,我實在不是專業,所以還請周夫人勿見怪,我不過是拙劣的意見而已。”尚景歉意的說。

    “當年宋慶齡有一個超大型的衣柜,可謂是世界最大的旗袍儲藏室,我也一直羨慕著,所以也在有生之年,想著為自己也做一個那樣的旗袍的世界,到現在為止,我也收藏了幾百件的旗袍,有買來的,有自己做的,最后覺得總是缺少點什么,思來想去,想著或許自己也可以設計出自己喜歡的款式,才有了這些設計,一直也沒舍得隨便找人就做了,但是年紀大了,覺得再不做,就沒有時間了。”周夫人念叨著。

    “周夫人,這些旗袍真的很好,如果做成了,非常值得您放進您的收藏室里。”尚景說。

    田倩倩小心翼翼的站在旁邊,不敢插畫,因為她對旗袍真的不懂,所以不敢亂言。

    “我覺得這些旗袍做出來,其實更值得有一些周邊的商品為輔助贈品,比如油紙傘和香扇!”尚景很快又有了新主意。

    “對對對!”田倩倩一下子來了興致,“我看到這些旗袍的設計,就會想到一個窈窕的淑女,穿著這樣一件典雅的旗袍,然后手里撐著一把油紙傘,或者手執香扇,優雅的步伐,婀娜的身影,古典的氣息,我覺得這就是東方古典美的化身啊!”

    “哎呦,讓你們這么一說,我都想穿一件旗袍了!”周夫人又笑了起來。

    “我也有了設計扇子的沖動!”尚景也笑了起來。

    “哦?尚總監還懂設計?”周夫人不禁一愣。

    “略懂,略懂。”尚景也十分謙虛。

    “周夫人,尚總監,二位就不要彼此客氣了,您們啊都是大神,而我才是那個什么都不會的小白人,以后還要向二位老師多學習才行啊!”田倩倩感覺自己真的是一無是處啊!

    原來可以學習的東西那么多,自己怎么學也是不夠的呢!

    “各有所長,你擅長的我們也是一樣不會的,所以我們這是互相學習!”周夫人笑呵呵的說。

    “周夫人說的對!”尚景也笑了,“雖然周夫人年紀可能比我的奶奶還要大,可是卻給我一種同齡人的感覺,完全沒有代溝,和您溝通特別有意思,而且很愉快。”

    “這應該是我聽到的最好的評價了!”周夫人也笑的特別開心。

    于是圍繞一個旗袍的話題,他們就聊了很久,田倩倩在一邊一直靜靜的聽著,偶爾才敢將自己有把握的話丟出一兩句。

    不過她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獲的,她聽了周夫人講述關于旗袍的傳說,然后又聽尚景講述了關于旗袍未來的發展和創新。

    讓田倩倩覺得有趣的是尚景的重感冒好像都在瞬間好了許多,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沒有聽到他一聲咳嗽。

    兩個人準備告辭的時候,周夫人一直將他們送到門外,目送他們的車開遠。

    “尚總監,沒想到你懂得東西這么多!”田倩倩更加欽佩他了。

    “剛好我有那么一點點的了解而已,不過我覺得如果可以和周夫人合作的話,也是一件好事,你可以和總部商量一下。”尚景說著又咳嗽了起來。

    田倩倩一愣,“你還好嗎?剛才看你好像已經好多了,怎么又開始咳嗽了?”

    “我怕周夫人看到我感冒會嫌棄,所以臨時吃了雙倍的感冒藥,這會兒估計藥勁兒已經過了。”

    “雙倍的感冒藥?你不知道藥不可以亂吃的嗎?”田倩倩有些擔心。

    “沒關系,我心里有數,就是剛才一直有些困,不過這會兒好多了。”尚景臉色有些潮紅。

    田倩倩感覺不對勁,“你是不是又開始發燒了?”

    “應該沒有吧?”尚景還在開車,他覺得自己狀態還可以,“我會將你安全帶到工作室的。”

    “不行,你路邊停車!”田倩倩幾乎就是命令的語氣。

    尚景沒辦法,只好照做,停好車以后,田倩倩摸了一下尚景的額頭,果然又是十分的燙手,“現在趕緊去醫院!我來開車!”

    “我沒事,一會兒再吃兩片藥就沒事了!”尚景覺得自己不需要去醫院。

    “你聽我的?還想昏迷嗎?你這么大的塊頭,我可背不動你,還想叫救護車呀?”田倩倩又強行讓他走到了副駕駛的位置,然后自己開車直接往醫院而去。

    “對不起啊,又麻煩你了。”尚景有些不好意思。

    “行了,大家都是同事,應該的。”田倩倩對尚景的工作態度其實是贊賞的,可是總不能太拼命了吧?

    “田倩倩,你難道沒有什么要問我的嗎?”尚景沉默了一會兒說。

    “啊?”田倩倩一愣,看了他一眼,“我問你什么啊?我想知道的你又不說。”

    “今天我母親給我打了電話,她說我的錢包在你這里,可以還給我嗎?”尚景其實也是憋了一天,不好意思說出口。

    “哦,錢包啊,在呢!我一會兒給你。”田倩倩倒是很大方的樣子。

    “那謝謝了。”尚景松了口氣沒想到田倩倩沒有為難他。

    到了醫院門口,田倩倩就從自己的包里將尚景的錢包拿出來給他,“已經很舊了,其實也沒有什么價值了吧?”

    尚景拿過錢包之后就急忙打開,結果卻沒有看見里面的照片,不由臉色瞬間就變了!

    田倩倩當然注意到了他的變化,不過她卻裝作沒看見一樣下車,然后還未尚景打開了車門,“進去吧!”

    “照片呢?我的照片呢?”尚景竟然有些急了。

    “那是我的照片,我想應該物歸原主吧?”田倩倩說。

    “不!那是我的照片!她已經陪伴了我五年了,你不能收走她!”尚景語氣有些緊張的說。
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