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sofzhw.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39章事出有因

    第二天,田倩倩起的特別早,她只想為周宇浩做一頓豐盛的早飯,盡管自己只睡了三個小時,可是看到周宇浩的一個笑容,她都會感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早啊!親愛的!”周宇浩洗漱后,坐在了餐桌邊。

    “多吃一點!”田倩倩坐在他的對面。

    兩個人沒吃幾口,周宇浩的手機響了,是陳露打來的,她已經在醫院里溝通了兩天了,結果所有的傷者都不接受私了,盡管他們將條件已經提的很優厚了,對你這些人十分執拗,看樣子非要將事情鬧大不可!

    周宇浩皺眉,決定自己親自去一趟醫院,所以匆忙吃了幾口,便出門了。

    田倩倩為他擔憂,看來事情進展的并不順利啊!心里不安,她自然也吃不下,便也急匆匆的出門上班去了。

    剛走進公司,田倩倩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說他們鄰居家的二伯在工地上出了事,受傷住院了,二嬸挺惦記的,知道田倩倩剛好在那個城市工作,所以拜托她有時間過去醫院看看。

    田倩倩當然一口就答應了,他們小時候,二伯和二嬸對他們姐弟都很好,有什么好吃的,時不時都會給他們吃,看著他們長大的感情。

    中午,田倩倩買了一些水果和牛奶便去了醫院,走進病房后,突然意識到一件事,二伯打工的工地該不會就是周宇浩公司出事的那個工地吧?

    因為病房里除了二伯,還有其他姐傷者,二伯介紹說都是他的工友!

    “小草啊,你能來看二伯,二伯挺高興,告訴你二嬸,我就是小傷,沒事!”二伯見到田倩倩挺高興。

    田倩倩詢問了情況之后,確定二伯他們就是周宇浩說的那些不肯接受私了的傷者。

    說了幾句家常話之后,田倩倩故意問了二伯賠償的事,二伯看了看周圍,神秘兮兮的說:“小草,這事挺復雜,我們不能接受賠償,明天還得接受記者采訪呢!”

    “為什么?”田倩倩感覺奇怪。

    二伯聲音更低的說:“我們收了工頭的錢,就得聽他的話,他讓我們咋的就咋的,事后,還會給我們更多的錢!”

    “二伯,這事聽著咋這么玄乎,不可信呢?”田倩倩也壓低聲音說。

    二伯皺起眉頭,嘆著氣說:“我們幾個人心里也沒底,小草,你有文化,又在外面這么多年,幫二伯分析分析,我們該咋辦啊?”

    田倩倩陷入了沉思,很顯然,有人在故意整周宇浩和他的公司,而二伯他們這幾個人不會就是所謂的炮灰罷了!

    “二伯,你把這件事詳細和我說說,咱們可不能做犯法的事!”田倩倩謹慎的說。

    二伯聽到犯法兩個字就緊張了,“我們犯法了?”

    “二伯,你先別怕,我也還沒辦法判斷,你多說說,我才能給你建議,咱們可不能了一點錢坐牢,犯不上,再說也丟不起那個人不是!”田倩倩義正言辭。

    “對對對!”二伯覺得田倩倩說的有道理。

    原來這兩天施工的過程中就有人向工頭反應材料有問題,但是工頭不但不理,還將他們訓斥了一頓,讓大家繼續趕工,結果就出事了。

    聽了二伯的講述,田倩倩有了更多的疑惑,看來這次事故的導致,不僅僅是材料的問題,其中,還有一部分是因為施工這一方發現問題后的處理方式存在了漏洞。

    而且,很顯然,一切似乎那個工頭都早有預料,他知道這樣施工會出現問題,卻不阻止,出事了以后還讓所有受傷的工人不許接受xx公司方面提出的任何解決方法,目的就是將事情更加的極端化,說白了也就是故意找茬鬧事。

    不管怎么說,這件事都和這個工頭脫不了干系,田倩倩終于感覺自己找到了一個很關鍵的點!

    “二伯,這事如果有什么新的進展,你一定要及時的打電話給我,我現在就去想辦法解決這事,你們等我消息!”田倩倩將二伯安撫住。

    “那你要快點啊!”二伯其實心里也很不安。

    “嗯,您放心,好好休養!”田倩倩面色沉重的走出病房,還沒離開醫院,便給周宇浩打了電話。

    毫無保留的將事情的經過都告訴了周宇浩,田倩倩希望可以對他哪怕有那么一點幫助,都是好的。

    周宇浩略有所思,他這邊調查到的結果和田倩倩給予的信息相結合之后,顯然,他遇到的所有麻煩都是人為安排的!

    “宇浩,你打算怎么辦?”田倩倩有些擔憂。

    “你放心,這件事很快就會水落石出的!”周宇浩很有信心。

    “宇浩,不管怎么樣,我二伯他們都只是普通的老百姓,就算他們做錯了什么,也請你不要追究。”田倩倩懇求。

    周宇浩笑了,“我知道,這件事他們也不過是受害者罷了,我怎么會追究他們的責任呢?”

    就算需要有人承擔責任和后果,也不該是這些人,周宇浩還不至于如此心胸狹窄,況且,他也大致猜得到真正的幕后黑手是誰。

    田倩倩回到公司,剛好看見白海榮和程卿從公司里走出來,雖然看見了田倩倩,白海榮卻仍舊一臉的冷漠。

    田倩倩禮貌性的點頭致意,算是打過了招呼,兩個人擦肩而過,誰也沒有說話。

    田倩倩回頭看了白海榮一眼,其實,這次的事件,對于白海榮來說壓力和損失也很大,她那天或許真的不該去懇求他,要不要找個機會道個歉呢?

    白海榮上了車,不經意間也看到了站在那里看著他的田倩倩,竟然有些莫名的心痛。

    程卿并沒有注意到這些細節,而是侃侃而談他這兩天的功勞,事情進展的十分順利,已經有幾家公司和周宇浩取消了合約,醫院里的工人也拒絕和解,估計周宇浩此時一定焦頭爛額!

    白海榮閉目養神,聽著程卿的匯報,周宇浩遭遇多少災難都不足以讓他開心!可是他為什么會感覺到心煩意亂呢?

    白海榮不可否認,他是因為一個女人,一個根本不愛自己,卻愛上了自己的仇人的女人!

    這簡直就是一個諷刺,他愛上了周宇浩的女人!曾經,也試圖將這個女人變成自己的女人!

    白海榮可以欺騙全世界,他的心里只有那個給過他溫暖的惡魔,可是現實呢?顯然,田倩倩將那份溫暖給打敗了,多少年的牽絆也抵不過身邊最真實的一句安慰,一個笑容,以后到底該如何面對和抉擇?
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