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sofzhw.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百八十七章 守株待兔

    “別走呀兄弟,你要是走了,我可如何辦?”

    他急得抱頭蹲在地上,九娘給他的銀子已經花光殆盡,肩膀上還有重擔,起身死死地拽住他,“好吧,兄弟,你說如何就如何吧!”

    “殺人嘛,對我來說家常便飯,只不過,你得和我一起,待到將人殺完后才無法抵賴!”

    對此曹云清一拍即合,沒銀子付可找九娘。(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只要先將季晏之殺了交差,至多向她認錯吧。

    “好!”他一拍大腿,橫掃剛剛的沮喪,陪著笑說道,“就依你!”

    二人一合計,待到夜深之時,偷偷地溜進了將軍府。

    他的身子肥胖,幾乎跟不上,但見到不遠處的王麻走入府中,輕車熟路,氣喘吁吁地跟了上前,“你走得太快啦,會不會弄錯呀?”

    “沒有!大戶人家的格局相似,且白日才踩的點,現在閉著眼睛也能走!”趕緊一把扯過他,隨后指著前面的院子說道,“是不是此處?”

    曹云清環顧四周,想起九娘所言,指著前面的一株梧桐樹,“不錯,就是在這兒!”

    只不過大門緊閉著,他苦著臉,就在剛剛閉眼的瞬間,再次被王麻抓住領子,整個人輕飄飄地沖上去之后又重重地落了下來。

    手腳發軟,睜開眼睛時已經站在院內,身邊的王麻鄙夷地打量著他。

    “你果然是第一次做殺人的勾當,瞧膽小如鼠的窩囊樣!”

    曹云清癟癟嘴,“那是因為圍墻太高!”

    只不過等到往后將季府的人盡數趕走,得將圍墻加高一半,若是碰到像王麻這樣的殺手,或許能夠保住一命。

    里面昏暗,曹云清甫一抬頭,突然不見人影,嚇得一哆嗦,趕忙地跟上前去,緊緊地貼在王麻的身后。

    側耳傾聽,他低聲對著曹云清說道:“白日我來踩點時,他們就睡在這個房間,你來推門!”

    說罷將他扯到門前,曹云清貓著腰,環顧四周,在王麻不耐煩的催促之下,輕輕地將門推開一條縫。

    里面黑幽幽的一片,他低聲說道:“可以啦,你趕緊動手,殺完后早早地離開!”

    話未說完,突然倒栽蔥般倒在地上,頭撞得暈暈沉沉的,正自心慌意亂時,房間里面陡然變得明亮,四周影影綽綽,竟然是坐滿了人。

    王麻轉身將門關上,守在門口。

    他趕忙爬起來,只見到正中坐著將軍和九娘,下面是季晏之葉曉瑩,面色沉沉,目光冷寒地打量著他。

    “為何半夜三更偷偷摸摸入將軍府,有何意圖?”

    將軍低沉的嗓音一開口,曹云清嚇得哆嗦地跪在地上,納頭便拜,“將軍饒命,小的只是……”

    他瞧見九娘微微地搖頭,摸著鼻子,眼睛滴溜溜的一轉,說道:“小的近來缺銀子,所以才打將軍府的主意。”

    “九夫人說兒媳之前想將田地賣于曹云清,可是如果他真是有錢能夠購買田地的人,怎會做梁上君子,反而前來偷竊?”

    黑燈瞎火,曹云清遮遮掩掩時依舊被葉曉瑩認出,苦著臉放下了袖子,惱怒地回頭望著王麻,“都是他勾引我前去賭場,將銀子輸得干干凈凈,我沒有辦法!”

    九娘怒氣沖沖望過來,眼中盡是恨鐵不成鋼,冷森著臉龐,輕聲說道:“此事似有蹊蹺。”

    “老爺,不單單是有蹊蹺,其實說出此人的身世更是讓人大為好奇。他是九夫人的表哥,并非是掌柜,而是一個好吃懶做,游手好閑的無賴。

    上一次說與少夫人的交易,都是九夫人的誤會,少夫人一向安分,沒有變賣任何的家產,即便是所謂的手印,當時不曾看清,急匆匆畫就。“

    王麻抬手叫老爺,曹云清震驚地睜大眼睛,他不復王麻的邪氣,神態威嚴。

    “事情已經過去多時,現在才反咬一口,就因為劍穗故意哄著他輸光了財產,隨后白的說成黑的,你們費盡心機,是想為了救葉曉瑩吧?”

    將軍一時瞧著兒女們,一時望著九娘及曹云清,最終轉向劍穗,“劍穗,你派人傳信說你們夜深闖府的目的如何?為何一起摸到晏之的院中?”

    因為葉曉瑩崇尚簡樸,不好奢侈,尋常所用并非貴重,銀兩并不多。

    劍穗冷冷地掃了九娘一眼,揚聲說道:“回將軍的話,他是來刺殺少爺!”

    曹云清臉色大變,不住地磕頭,“將軍明鑒,我只是想摸點銀子再賭而已,并非想殺人呀!”

    “可是本將軍剛剛聽見有人在門口說趕緊殺完人,早早地離開!”

    曹云清面色慘白,神情惶恐無助地直磕頭。

    將軍冷冷地打量著九娘,沉聲問道:“他果真是你的表哥?”

    曹云清人雖然肥胖,但五官端正,面龐白凈,最為主要他和九娘的年紀相仿。

    “將軍懷疑九娘!”她的眼眶頓時紅了,忙不迭地跪下賠罪說道:“九娘對將軍一向仰慕,無論將軍如何看待,九娘問心無愧。”

    將軍愣了一愣,望向曹云清時瞳孔微縮,沉聲說道:“將人交到官府!曉瑩即刻解除禁足,都回去吧!”

    安排完畢之后,季晏之和葉曉瑩立即起身將人送走,來至劍穗的身邊,她輕聲說道:“謝謝!”

    可是他依舊冷凝著面龐,嘆息說道:“將軍依舊相信九娘!”

    將軍信任她,眾人也是無可奈何。

    翌日下午,官府傳來消息。曹云清一口咬定偷盜,且是自己所為,與九娘無關,之前所得的銀兩盡數輸光,想著再賭,才登堂入室。

    不論如何用刑咬死不認,劍穗本欲去作證指控他殺人。可將軍攔住,嘆然說道:“傳揚出去,損壞了將軍府的名聲,既然承認偷竊,就按偷竊之罪論處吧!”

    劍穗還欲反駁,葉曉瑩沖著他一使眼色,只得作罷,眼睜睜地看著九娘攙扶著將軍離開,背影消失在眾人的面前。

    “定然是晚上九娘給將軍灌了**湯,若不然,待到事情明朗地浮出水面,必然能夠找到九娘想要殺人,除去異己的狼子野心的證據!少夫人為何要制止呢?你明知道他們……”
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