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sofzhw.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百四十七章 穩得很

    對于再次造訪的向坤,楊阿姨比第一次見他時態度好了不少。(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自從上次見過后,李教授和小蘋果都沒少說向坤的好話,她對向坤的印象自然不錯。

    所以李洋教授不在,小蘋果提出要單獨和向坤帶著“金閃閃”去小區邊上的公園坐一會,她也同意了。

    并排坐在公園人工湖旁邊的椅子上,向坤聽著小蘋果講她今天一早再次出現的對那“八臂怪物”的特殊感應。

    向坤之所以這次飲血后,第一時間就來找小蘋果,除了要把“金閃閃”寄養在她這里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今天早上他醒來沒多久,就通過那“八臂八眼木雕”感知到了小蘋果與木雕的聯系,和他成功“御電飛行”那一晚上所感應到的類似。

    很顯然,在向坤這次飲血進化后,他給小蘋果提供的能力“支撐”再次變強了。

    所以他想要來和小蘋果交流一下,看看從她的角度,今天早上的感知具體有什么樣的變化。

    “向叔叔,我覺得這次對那個怪物的感應更清晰了,我可以數清他一共有八只手臂,還有八個眼睛。我沒有‘看’到,但就是知道,這種感覺有點難形容……”

    不需要形容,我能理解。

    向坤問道:“那個怪物和你有交流嗎?除了感知到他的‘樣子’外,還有什么其他的感受?”

    “沒有交流,但我能感覺到它很害怕。我有種感覺,好像它本來不是那個樣子的,是后來變成那樣的,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感覺……”小蘋果微微歪著頭,思索著,秀氣的眉毛皺起。

    向坤當然知道她為什么有那樣的感覺,不過這沒法解釋,他說道:“你現在嘗試著感應一下,看看能不能感應到那個怪物?”

    小蘋果點了點頭,拿出那個一直隨身攜帶的小黃人木雕,握在手里,開始集中注意力,用這段時間“寄物感知”練習的方法進行感知,先與小黃人木雕建立聯系,然后通過它再感知周圍,及進一步感知那“八臂怪物”。

    坐在旁邊的向坤,也背靠著椅背,閉上眼睛,開始放松身體,進入“超感狀態”。

    很快,聽覺、嗅覺等感官被暫時摒除,他失去了對身體的感覺,感官開始沉浸入那特殊的狀態之中。

    在“超感狀態”下,向坤開始觀測小蘋果所在的方位,不斷地切換著觀測的模式,周邊的環境不斷進行著變化,這是他在這種特殊感官狀態下,所能感知的范圍在不斷地切換,就像正常人的聽覺范圍,是20hz-20khz,如果更改這個范圍,那么“聽”到的信息將會大不一樣。

    向坤切換著“超感狀態”下的模式,就是為了找到觀察小蘋果感應時變化的最佳模式。

    十幾分鐘后,小蘋果成功地和“八臂八眼木雕”建立了聯系,而向坤同樣也成功地觀察到了這一過程中小蘋果身上發生的變化他再次感知到了引發閃電風暴那晚,偶然間感知到的情形。

    他從小蘋果的身上,有了類似“情緒注入”物品的感應反饋,并且觀察到了她和手中的小黃人木雕、此時放在她家中的cpu主板內存三件套木雕,以及相隔上百公里的“八臂八眼木雕”之間能量的傳遞。

    向坤知道,雖然具體細節和能力有很大的區別,但從根本上來說,他在“超感狀態”下對那些“情緒注入”物品的感應,方式和小蘋果此時對那幾件木雕的感應類似。

    他觀察小蘋果的感應過程,其實某種程度上,就是從另一個視角在觀察自己的感應過程。

    那種在小蘋果和“情緒注入”的幾個木雕之間傳遞的能量,應該也是向坤能夠感應到各種建立聯系物體的根本原因,甚至他懷疑,自己能夠進入“超感狀態”,能夠“御電飛行”,能夠依靠飲血變異進化,變成“吸血鬼”,也都是因為這種能量。

    “向叔叔,我又感應到那個怪物了。”小蘋果從感應中脫離了出來,雙眼沒有焦距地“望著”前方。不知道為什么,當向坤坐在她身邊的時候,她覺得自己進行“寄物感知”的練習特別地有底氣,特別地有把握。而事實也證明,她比早上還要更清晰地感知到了“八臂怪物”。

    “有什么感覺?”向坤問。

    “它還是被關著,四面都是墻。而且不知道為什么,我覺得關著它的地方不是水泥或者石頭房子,而是木頭,它好像是被關在一個木屋里。不過這次它沒有再向我求助了,我好像變成了它。”小蘋果喃喃說道。

    “除了那個通向‘八臂怪物’的通道,你沒有找到其他‘通道’嗎?”向坤又問道。

    小蘋果有點不好意思:“有時候會感應到,但我不敢去,有點害怕遇到其他更可怕的怪物。”

    向坤有點無奈,小蘋果啊,那“八臂八眼木雕”就是你能遇到的“最可怕”的怪物,除了它之外,其他的各種木雕、各種“情緒注入”物品,都沒有這么強的負面情緒注入了。最詭異的,應該就是那兔子木雕了吧因為情緒投影是兔肉。

    “沒事的,放心,你要相信自己,在那個思維的領域里,你才是主人,不論什么怪物、魑魅魍魎,都是泡影,你想它存在它就存在,想它消失它就消失。”向坤說道。

    向坤基本上可以肯定,小蘋果在他的各種“情緒注入”物品之間感應、聯系,只要不受情緒反饋影響,鉆牛角尖,就不會有什么危險。在這個“超感”的領域內,他就是創造者和掌控者。小蘋果就好像在玩游戲的時候,有游戲開發團隊和gm團隊的照應,穩得很。

    聽了向坤的話,小蘋果點頭答應。

    之前她還有些擔心,怕自己感知到的那些可能是幻覺,怕“寄物感知”太過投入后,自己精神出現了問題。

    但是從上周開始,她通過“寄物感知”獲得的感知信息已經越來越多,越來越詳細,甚至某些時候就像雷達一樣,對周圍的各種風吹草動都了若指掌,比她靠聲音來判斷要強得多。

    而且在有些時候,還能加強聲音得到的反饋信息,比如在“寄物感知”狀態下,聽到鳥鳴時,可以快速地定位那發出鳴叫聲的鳥兒所在的具體位置,而以前只能快速感知到一個方向。

    對很多盲人,在熟悉的區域內行動,最怕的是“變化”,突然出現的車輛、快速奔跑的人、狗子,或是以前沒有現在卻突然出現的障礙之類,會給單獨行動的他們帶來很大威脅。

    而最近這幾天,小蘋果多次在來公園的時候,嘗試一個人散步行走當然,旁邊總是跟著父親或楊阿姨,他們不可能真的放心她自己走。

    現在她發現,在成功地與小黃人木雕建立“寄物感知”的時候,她仿佛可以通過小黃人感知到周邊的一個“場”,對所有物體都有個基本的認知和判斷。

    她沒有了以前一個人行走時,心里不受控制的緊張感、不安全感。哪怕不需要導盲杖,她也可以很自信地快速行走。當然,目前而言,她依然只在熟悉的公園或者小區里嘗試過。

    她本來猜測自己是不是通過小黃人木雕激發了某種類似蝙蝠的超聲波探測的能力,但是通過網絡了解相關知識后卻又知道,蝙蝠的探測能力,和她的感知依然還是兩回事,她的“寄物感知”甚至有些時候可以感覺到周圍人的情緒和意圖。

    不管這能力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什么原理,總之給了她帶來了非常直接的、切切實實的好處。

    也正是因此,她知道她通過“寄物感知”所感應感到的那些信息,絕不會是簡單的幻覺。

    而且在她心中,向坤也已經成了除父親外最信任的人。

    “這次‘金閃閃’得在你這多寄一段時間了。”在得到了自己所需要的觀察信息后,向坤也準備離開了,他看著此時放在小蘋果身側的鳥籠,說道:“春節過后我再過來接它,可以嗎?”

    不僅這次去齊澄市,沒辦法照料“金閃閃”,等從齊澄市回來,他還要回老家過春節,不論是回家的路上還是回家后,帶著“金閃閃”都不太方便,寄在小蘋果這里和她作伴,不論是“金閃閃”還是對小蘋果都會比較開心。

    在路上,向坤就已經用微信跟李洋教授提過這事,得到他的許諾了,小蘋果這里,自然更不會有什么問題。

    果然,小蘋果立刻點頭道:“沒問題啊!我這里隨時歡迎‘金閃閃’,你想什么時候來接它都行!”

    現在有了“寄物感知”的幫助,她可以自己做很多事情了,楊阿姨和父親在忙的時候,她也可以自己來照顧“金閃閃”。

    “向叔叔,我想學一些心理學方面的知識。”小蘋果忽然說道。

    “哦?為什么突然想學心理學?”

    “我覺得你教我的那個‘寄物感知’的方法,好像可以通過和別人說話,感覺到別人的情緒變化,我想多學點這方面的知識。”小蘋果說著,想起什么,又連忙說道:“當然,計算機知識我也不會放下的!”

    向坤起身,笑著摸了摸小蘋果的腦袋,說道:“不論你學什么我都支持,雖然李教授肯定也有很多資源,能幫你找到很多盲文教材和有聲書籍,不過你有什么問題的話,其實也可以問我。雖然我大學專業和心理學不挨邊,但是后來對這方面有興趣,也可以說是有一點微不足道的天賦吧,基礎的內容都還算了解。而且我認識一個非常厲害的精神、心理學雙碩士的牛人,跟她學了不少知識。”

    小蘋果想要嘗試更多應用“情緒注入”物品的方法,向坤自然會支持。

    她所開發出的新能力、新應用,同樣也會變成向坤的新能力、新應用,而且還會給他新的提示和不同的思維方向。

    ……

    坐上前往齊澄市的動車,向坤翻看著愛麗絲所搜索到的、有關那位方蘋芳博士的資料。

    方蘋芳是個非常有個性的人,這一點從她那男性化的英文名“bruce”就可以看出一二。

    她在國外、國內社交平臺上發表的內容,除了相關的學術類新聞、討論外,就是各種強悍的戶外活動,比如登山、攀巖、鐵人三項、冬泳等等。

    這位方蘋芳博士,是位巾幗不讓須眉的狠女子啊。

    從她的研究經歷,發布的論文,取得的成果來看,她如果工作于“神行科技”負責相關變異生物研究的部門,職位應該也是比較重要,甚至單獨負責一個方向。這一點,也可以從周銳對她“老大”的稱呼推斷出來。

    愛麗絲沒有找到方蘋芳受雇于“神行科技”的信息,她在回國之后,國外、國內的社交平臺帳號也都停止了更新。

    不過愛麗絲卻通過她國內、國外同學的社交平臺發布的部分信息,得出判斷:她最近一年時間生活在齊澄市。

    知道這一點,基本就可以確定之前的那些推斷基本成立了。

    而且在向坤查看這些信息的時候,愛麗絲告訴他,已經通過入侵方蘋芳某個的國內同學的電腦、手機,得到了方蘋芳在國內的手機號,用不了多久,就會查到更多的信息,完成第一階段的“深度挖掘”。

    他追查周銳和方蘋芳,根本目的是想知道他們為“神行科技”進行的研究內容,對他們本身并沒有什么惡意。

    周銳可以肯定是在秦嶺無人區,和向坤的木雕兔子在一起。卻不知道作為他的上司,方蘋芳是不是也在那里,或是留在齊澄市“神行科技”的相關研究機構里?

    抵達齊澄市已是半夜,向坤自然不用去找旅館、酒店,他搭車離開機場后,很快就開始步行。

    就像在和郭天向“約見”前,向坤會先提前把見面的地方熟悉一遍,并且在腦中建立多套逃跑或設伏的方案,既然知道齊澄市肯定有一個“神行科技”對變異生物的研究基地,他在真正開始窺探調查之前,也同樣需要先進行一下前期的準備。

    對齊澄市這座陌生的城市建立一個基本的認知,在腦子里將網上的衛星地圖和實際的街道、場景、建筑聯系起來,也是必須的。

    他并不需要建立整座城市的認知模型,只需要將之前查到的、被“神行科技”收購的那家企業附近的區域,以及他在地圖看到的某些可能會去到的地方摸熟就行。

    凌晨4點多,向坤遠遠地看到了那家被“神行科技”收購的企業。

    這邊已經是郊區,它的占地面積不小,有圍墻和鐵門隔開外界,可以看到里面有幾棟辦公樓,還有小片的廠房,但那些廠房明顯已經荒廢一段時間了。

    向坤一眼看去,就知道沒有來錯地方因為它的安保嚴密得超出了這家企業應有的程度。
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