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sofzhw.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章 重歸廢土

    一陣刺骨的寒風吹過。(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在一片荒無人煙的廢墟中,雜草叢生的汽車殘骸附近,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了這里。

    蘇子魚看著四周飄落的灰白雪花,忍不住輕嘆道:“已經到冬天了啊?”

    他記得自己上一次離去的時候,已經是快要到秋季了,也不知道這個世界到底過去了多久。蘇子魚看了看四周判斷了一下方向,整個人直接騰空而起飛向了這片廢墟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廢土世界的能量等級太低,蘇子魚感覺自己施展靈能飛行的消耗增加了許多,幾乎是在百鬼世界的一倍左右。

    廢土世界的能量等級是1,百鬼世界的能量等級是2。

    蘇子魚嘗試召喚一絲靈能閃電,可以確定靈能的消耗確實是增加了,就好像是這個世界隱隱有一股抑制力,遠不像其他的世界那般可以輕松地調動能量。

    越是能量等級高的世界,調動超自然力量就越輕松,擁有特殊能力的存在也越多。

    基本上能量等級2的世界里面,鬼怪亡靈之類的存在就很常見,而在能量等級3的世界里面,超自然的存在已經是習以為常,就連普通人都可能知道見識過。

    文明等級也是差不多的。

    文明等級1的基本上都是中古文明,文明等級2的可能是近代文明,文明等級3的基本上就是現代文明,至于文明等級4的世界蘇子魚暫時還沒有去過,可是‘不穩定的機械飛升’就是文明等級4,他估計應該是一個星際時代的位面。

    蘇子魚飛到空中稍微觀察了一下四周便是落了下來,靈能消耗太大直接飛行不劃算,他還不低空飛掠消耗一點體力,反正以他的體質恢復的很快。

    碰。

    蘇子魚的身影落在了廢墟的屋頂上,緊接著他的身影飛掠而出跳躍滑行了將近三四十米,隨后又是猛地縱身飛躍,再出現時已經是在一百米開外了。這種方式消耗的靈能要更少一點,速度也并不算很慢,只需要在滑行的過程中消耗一點念力。

    他不太確定此時的位置,因為附近的一切看著都很陌生。

    吱吱吱!

    就當蘇子魚落在了一個廢棄的金屬管道上時,突然間三只黑色的大老鼠竄了出來,直接朝著他迎面撲來。

    鏗鏘。

    一道劍光閃過。

    三只大老鼠落地時已經是一具具尸體了,蘇子魚蹲下去觀察了一下,用手撥弄了一下這些老鼠的尸體,喃喃道:“又變異了?還是說這片區域的老鼠特別大?”

    這些大老鼠已經是有小型犬的大小了。

    它們的身上散發著一股瀝青般的味道,這管道看起來好像是以前用來輸送石油的。

    “先找個有人的地方吧。”蘇子魚再度縱身飛躍離去。

    大概是半個小時后。

    正在高速前進的蘇子魚突然間聽到了一些動靜,那是一陣密集的槍聲,距離他好像是有點遠。

    在北面。

    蘇子魚瞬間調轉了方向,直接朝著槍聲傳來的位置飛掠而去,廢土世界的槍支極度泛濫,幾乎只要是個人哪怕是小孩手中都有槍,聽這密集的槍聲好像是人不少的樣子。

    很快。

    在蘇子魚的面前便出現了一片巨大的廢墟,這里好像是曾經受到過核武器轟炸,蘇子魚看到了一個極為恐怖的凹坑,距離這片建筑并不是很遠,那一片區域的山峰還有嚴重崩塌的痕跡。

    “這里是舊世界的油田嗎?”蘇子魚落地觀察了一下四周。

    又是一陣密集的槍聲傳來。

    此時蘇子魚已經可以看到不遠處的一些身影,大概是有十來個人的樣子,廢墟外面停著三四輛改裝過的越野車,他們正在朝著什么東西不斷地射擊,邊戰邊退一點一點撤離了出來。這些人里面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一個大光頭,他的手臂粗壯的有點不像話,手中居然提著一架六管加特林重機槍,此時正在斷后朝著廢墟內傾斜出一片可怕的金屬風暴。

    蘇子魚剛剛靠近一點,就聽到了對方的話,那熟悉的語言,以及讓人無語的內容,就連他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南無加特林菩薩,六根清凈貧鈾彈。

    一息三千六百轉,大慈大悲渡世人。”

    “禮贊加特林菩薩,行深般若蜜多時,執六管子,化無上圣器。一管一音,六字明咒,無等等之咒,咒曰:嘛呢叭咪。慈心如海,普渡眾生,遠婆娑世界,消五聚之業,出六道輪回,離八苦之災,無苦集滅道,往西方極樂。六管一息三兆六萬轉,普渡眾生未嘗歇。偉哉,加特林菩薩;大哉,加特林菩薩。加特林菩提薩摩訶薩。”

    這是在念經嗎?

    蘇子魚仔細望去,發現那大光頭居然是個華人,難怪說漢語說得這么溜,就是打扮有點西方化,看起來更像是一個持槍的悍匪。

    嘶嘶。

    一些異常矯健的岣嶁身影從廢墟內沖了出來,它們一個個幾乎是只剩下來了皮包骨頭,可是行動卻是非常迅捷,居然硬頂著加特林重機槍的掃射沖向了眼前的這群人。

    尸鬼?

    這里的尸鬼都這么厲害的嗎?

    它們的速度幾乎可以比得上蘇子魚曾經見過的活尸鬼,生命力也是相差無幾,即便是身體都被掃射得千瘡百孔,居然依舊有活動的能力。

    就在這時,一個尸鬼突然從屋頂上跳了下來,看起來是打算直撲那個手持加特林的大光頭。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

    砰!

    一聲沉悶的槍聲響起,那個尸鬼在半空中就被炸成了一地的血肉碎塊。

    有人?

    不遠處的那些人明顯是聽到了槍聲,他們先是警覺地看了一眼蘇子魚這邊,在發現不遠處被擊碎的尸鬼后,他們才邊打邊撤往這邊跑了過來。

    是狙擊手!

    砰。

    最后那么一點子彈也不用留著了,反正在這里很容易就可以獲得大量的彈藥。

    蘇子魚也沒有使用其他的能力,主要是怕嚇到這些人,解釋起來也非常麻煩,干脆便把自己的反器材狙擊步槍拿了出來,一槍一個很快擊殺了那些沖出來的尸鬼。

    “help!”

    一個膚色較黑的女人邊撤離邊大聲的喊道,她看起來有點像是印歐混血人種,在肩膀的位置好像是受了一點傷。

    加特林重機槍的金屬風暴停下來了。

    看起來像是沒子彈了,這種槍械子彈消耗起來非常快,只是用起來比較爽而已。

    “發現污染體!”

    在蘇子魚的感知內,出現了一個淺紅色的靈光目標,他瞬間調轉槍頭瞄準了廢墟的斷裂墻壁上。在那里出現是一個匍匐著行動的怪物,模樣已經不像是人類了,皮膚基本上都已經脫落,外露的是暗紅色的肌肉組織和未知的黏膜,這個怪物行動速度相當驚人,在蘇子魚瞄準它的時候居然直接跳下了墻壁。

    危機感知?

    這是蘇子魚第一次碰到這樣的怪物,它好像是覺察到了什么,迅速的落地跑回了廢墟內,很快就好像是進入了地下,完全消失在蘇子魚的感知范圍內。

    那些沖出來的尸鬼很快就被解決了。

    蘇子魚眼前逃過來的這些人有男有女,幾乎什么膚色的人都有,很多人看起來都好像是拉美裔,為首的是一個年級不小的白人,看外表估計是有四十來歲的樣子,一只眼睛完好無損,另外一只眼睛則是機械眼,在眼角的位置有利爪留下來的傷痕。

    “謝謝你了!伙計!”這個白人朝著蘇子魚伸出手道:“我叫保羅,來自麋鹿聚集地。”

    沒聽說過的地方。

    “蘇子魚。”蘇子魚伸手跟他握了一下,開口道:“一個荒野獵手。”

    荒野獵手?

    這個名叫保羅的中年男子不由上下打量著眼前的蘇子魚,荒野獵手都是一些狠角色,蘇子魚剛剛展現出來的槍法無疑也是一個狠角色,就是有一點稍微不對勁,那就是他穿的實在是太干凈了。

    蘇子魚一身黑色的作戰服看起來連什么污垢都沒有,這根本不像是常年在荒野中流浪的獵人。

    “胖子。”

    “過來,幫貧僧拿一下槍。”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傳來。

    很快。

    一個蹭亮的大光頭就出現在了蘇子魚的眼前,對方朝著他笑了笑,走了過來道:“華人?想不到在這里居然還能遇到老鄉啊!”

    “你是唐人街聚集地出來的嗎?”

    “貧僧法號戒色。”

    “多謝施主剛剛出手相助!”

    這個和尚看起來有點不倫不類的,口中說著法號,卻不雙手合十,而是伸手握了過來道:“好槍法!我很久沒有見過這么厲害的狙擊手了!”

    “那些輻射尸鬼一個比一個快,想不到你能槍槍爆頭!”

    這個自稱戒色的和尚帶著一雙黑色手套,蘇子魚握上去時感覺不到血肉的觸感,而是金屬般的堅硬度,仔細一看他的雙手居然都是機械手臂,難怪可以輕松拿起加特林重機槍。

    “仿生手臂嗎?”戒色這個人看起來有點大大咧咧的,他輕輕捏了一下蘇子魚的手掌,看了看旁邊的反器材狙擊步槍道。

    蘇子魚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看著旁邊的白人道:“有子彈嗎?”

    “我的子彈快用光了。”

    蘇子魚畢竟是出手救了他們,那個為首的白人很干脆地點頭道:“有。在車上。”

    “你要什么型號的子彈?”

    蘇子魚開口道:“12.7mm。”

    “有。”那個白人轉身朝著越野車那邊走去道:“跟我來。”

    這些人看起來身手都不錯,其中有接近一半的人都有機械改造的痕跡,不過他們的成員看著也相當奇怪,除了有不倫不類的和尚之外,居然還有一個佩戴著十字軍的黑人神父,他此時正在給身邊的同伴包扎傷口,看到蘇子魚后微微點頭示意。

    “你們怎么跑這里來了?”蘇子魚很隨意地問道。

    “還不是為了物資。”跟在后面的戒色和尚頗為自來熟,可能是因為都是華人的關系,他開口道:“都說這里面有一批軍用物資。”

    “我們本來是想進去弄一點的。”

    “沒想到連地下都沒能打進去,難怪那些混蛋把這個消息賣的這么便宜。”

    為首的白人轉頭瞪了他一眼,不過戒色看起來也毫不在意。

    這個家伙跟蘇子魚記憶中的和尚完全不像,在路過一個胖子身邊時隨后將沉甸甸的加特林重機槍抗了起來,開口道:“這個消息又不是只有我們知道,可問題是現在誰能打得進去?”

    “這些輻射尸鬼比外面的難對付多了。”

    蘇子魚笑了笑,開口道:“那你們現在呢?回去?還是繼續?”

    “要是回去就順路帶上我。”

    “我的物資用光了。得找個聚集地弄一點。”

    保羅很干脆地點頭道:“我們現在打算回去。你要是想去聚集地的話,可以跟我們一起。”

    “我們的聚集地什么物資都能買到。”

    “而且碳烤鹿肉是附近最出名的美食了。”

    一行人很快動身離去。

    他們的車上還是有些東西的,看起來是不打算空手而歸,里面放著許多從廢墟里面找出來的金屬零件。在越野車的不遠處是一個改裝過的卡車,上面放著一些好似模具的玩意兒,蘇子魚一行人走過去時,正有一個年輕人大喊道:“頭!”

    “卡車的輪胎陷進去了。過來幫一下啊!”

    保羅看了一眼旁邊的戒色,這個大光頭直接走了過去,雙臂一抬居然就將那輛卡車給抬起來了不少。

    隊伍稍微休整了一下就出發了。

    蘇子魚本來是被安排坐到越野車里面去,可是他一過去就看到了里面云霧繚繞,兩個傷員正在用紙包著什么東西悶頭猛抽,看到他后還抬了抬手示意要不要來一口。

    “不用。”蘇子魚皺眉轉身,直接跳上了卡車的后面。

    保羅朝著旁邊的大光頭微微示意,隨后他也跟著跳了上來,直接坐到了蘇子魚的旁邊,伸手掏出一包皺巴巴的香煙,遞了一根過來道:“要不要來一根?放心!沒加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

    蘇子魚搖頭。

    戒色也毫不在意,自顧自點了一根煙,隨后不經意道:“難得看到華人?你是從哪來的?”

    “北極星。”蘇子魚開口道。

    那大和尚聞言皺眉想了想道:“有點耳熟,但是想不起來是哪里了。”

    汽車很快發動。

    兩個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可能是因為都是華人,說話也比較隨意,蘇子魚稍微旁敲側擊了一下,便知道了現在的時間。

    此時。

    距離他上一次離開時,已經是過去了整整十二年的時間。

    ………………
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