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sofzhw.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375. 沙灘與下水(二合一/加更1、2)

    八小時后,深夜時分,飛機終于到達了地方,夏煜一行人,從各自的隔間中走出,在空姐的帶領下下了飛機。(看啦又看小說網)

    夏煜、安思瑤,還有胡涼露的精神很好,但是孔晗月、劉蔓蔓、又雪三人,有些精神萎靡。

    因為孔晗月和劉蔓蔓在飛機上,都不忘鬧騰,又雪被她們兩個帶著,也沒有休息好。

    “我走不動了,煜煜背我。”孔晗月趴在行李箱的拉桿上,昏昏欲睡。

    “想得美。”夏煜從旁邊的自動販賣機里,買了三罐咖啡,遞給了三人。

    咖啡的生效需要一段時間,但咖啡冰冷的溫度,讓三人稍稍振作起來。

    夏煜關閉了手機的飛行模式,見到了虞凝夢發來的消息,虞凝夢讓下飛機后立即打電話給她。

    疑惑著什么事情要打電話說,夏煜撥通了虞凝夢的號碼。

    “你們現在在哪?”虞凝夢問。

    “在機場,剛下飛機。”夏煜回答。

    “你們不用去酒店了,有人會過來接你們,穿的是白色的衣服,拿著牌子。”

    按著虞凝夢的介紹,夏煜在周圍掃視了一圈,成功找到了虞凝夢說的那個人。

    那人手上拿著的牌子上,寫著安思瑤女士五個字。

    沒有立即過去,夏煜先問虞凝夢:“什么情況?”

    “我從26區政府那里打探到安天封在那里有塊地,就給瑤瑤要來了。”虞凝夢回答。

    “……我先確認一下,是天地的地不是快遞的遞吧?”夏煜感覺有些刺激。

    “嗯,聽說還是靠著沙灘的地,你回來之后讓瑤瑤到安天封那里辦手續,當然要是你去也沒有問題。”虞凝夢的語氣平淡,她說的讓夏煜去,是說讓夏煜去代替安思瑤收了安天封的地的意思。

    只要是安天封的東西,不管多貴虞凝夢都敢往外送。

    夏煜當然不會被一塊地迷了眼,安天封又不是虞凝夢,去他那里打秋風,說不定回頭就被套麻袋了。

    沒有接虞凝夢的話,夏煜注意到了另一個點:“你們還和26區的政府有著關系?”

    “你不知道這個區的總統姓什么的嗎?”虞凝夢回答。

    夏煜現場使用搜索引擎查了一下,26的區的總統姓虞。

    很好,很強大。

    “我告訴你,這個總統和我們虞家”頓了頓,虞凝夢繼續說,“一點關系也沒有。”

    “???”

    “虞這個姓用的人也挺多的,怎么可能隨便逮著一個就有關系。”感覺成功捉弄到了夏煜,虞凝夢的語氣愉悅,“不過我們虞家和26區政府有著幾個項目的合作,算是老相好了,所以有一點兒關系。”

    夏煜沒有回應,他想著回去之后,如何將這個仇報回去。

    “這是這樣,我在企鵝上給你發了一個電話號碼,要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你就給那個號碼打電話。”說完,虞凝夢掛掉了電話。

    將手機放回口袋,躲開想要趁機趴在他背后的孔晗月,夏煜領著眾人來到了白衣男人的身前。

    白衣男大概是見過眾人的照片,立即將他們認了出來。

    在白衣男的帶領下,一行人上了一輛巴士,向著安天封的私人地開去。

    海明市的機場,距離市區并不遠,半個小時后,眾人來到了市區邊緣,一座小山下。

    根據白衣男人的介紹,山的另一邊,就是安天封的私人地域。

    白衣男告辭離開,一個留著胡須的中年女人,來到了一行人的面前,她是安天封的管家,現在是安思瑤的管家了。

    跟著她,夏煜一行人翻過了山,來到了一片平地。

    月光明亮,他們可以清晰的見到平地上的景色。

    平地上有著一座不大的別墅,別墅是現代化的風格,整體看上去,就像是幾塊金屬板搭在一起一般,簡約而有科技感。

    在別墅的前面,是大片金色的沙灘,月光落在起伏的浪花上,閃著點點銀光。

    “這個超棒啊!”孔晗月拉著劉蔓蔓,興奮的說。

    劉蔓蔓看了看海面上的礁石,一邊計劃著怎么占領那些礁石,一邊點著頭:“比我家的島有趣。”

    孔晗月歪過頭,驚愕的看著劉蔓蔓。她沒有想到,劉蔓蔓家也是土豪。

    “你家的島在哪個區?”孔晗月小心的打探著。

    “在第二區,太亭洋上。”劉蔓蔓回答。

    孔晗月點了點頭,不是那種小區的島,這可不便宜。

    可惜了,煜煜只能娶一個。嘆了口氣,孔晗月有些惆悵。

    車很快開到了別墅前,夏煜走下車,首先見到的,是立在門兩邊的仆人們,四個女仆,一個廚師一個幫廚,還有兩個司機。

    女管家和一行人介紹了一下仆人們,將眾人領進了別墅里。

    別墅里和外面一樣,十分現代化,比安思瑤的別墅,還具有科技感。至少安思瑤的別墅里,還沒有使用依靠虹膜認證的自動門。

    “這里怎么有這么多女仆?”夏煜問向管家。

    “老爺前幾年喜歡和朋友一起過來玩,當時有著六個女仆。”管家回答。

    一邊感嘆著安天封真會玩,夏煜一邊上了二樓,開始選擇房間。

    別墅不大,二樓一共只有五個房間,而夏煜一行有著六人。

    要么其中兩個人合一間,要么又一個人住在下面的臥室里。

    下面住的都是仆人和保鏢,將其中一個人放在樓下,有些不好。

    “我和雪雪、蔓蔓、露露都要一個人住。”孔晗月拉住了四人,想要給夏煜制造機會。

    又雪和劉蔓蔓都沒有意見,胡涼露看了夏煜一眼,邁出了半步,又收了回去,沒有反對。

    安思瑤抬起頭看著夏煜的眼睛,等著夏煜的回答。

    夏煜很想答應,但考慮到別墅里都是安天封的人,加上要是做了什么旅游估計就要變味,只能忍痛拒絕。

    “又雪,你和蔓蔓一間吧。”夏煜對又雪說。

    “誒?好。”又雪和劉蔓蔓答應下來。

    “為什么啊,煜煜你不要的話,讓雪雪和我一間啊!”孔晗月抗議著。

    “其實我也可以和別人一間。”胡涼露盯著安思瑤,做著暗示。

    夏煜假裝沒有聽到兩人的話,將這件事情就這么定了下來。

    看著沮喪的胡涼露和孔晗月,夏煜在心中呵呵一笑。

    胡涼露想要和安思瑤在一起,夏煜怎么可能答應這種事情。

    而孔晗月想要和又雪一起,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孔晗月不是一個貼心的家伙,有的時候夏煜自己都忍不住想要教訓她。

    之前又雪住在孔晗月別墅的時候,夏煜就發現了孔晗月喜歡使喚又雪,當初又雪不介意甚至還有一些開心,夏煜也就隨著她去了。

    但是現在,又雪好不容易變得有些自立,不再怎么去討好別人,上次更是將拍照工具寧秋兒用完就丟,眼瞅著就要變成夏煜想要的樣子,怎么可能讓孔晗月插進來搞破壞。

    “快去收拾房間,然后下樓吃飯。”夏煜揮手說。

    一行人各自選了房間,進去整理行李。夏煜選擇的是可以通過窗子眺望沙灘的房間,又雪選在了他的對門,安思瑤選在了他的隔壁。

    收拾好東西吃完夜宵,疲憊的眾人各自回去房間休息。

    第二天早上九點,夏煜從睡夢中醒來。

    早晨的陽光照在他的臉上,有些刺眼。他昨晚忘了拉上窗簾。

    從床上下來,夏煜打開房門,正見到了同樣打開房門的又雪。又雪睡眼朦朧的打著哈欠,看來是被鬧鐘叫醒的。

    她低著頭,閉著眼睛,按照在家里練出的步法走著。

    因為換了一個地方,本來可以平穩到達洗漱間的步法出了差錯,又雪直直的向著走廊的墻壁上撞了過去。

    夏煜及時抓住了女孩的肩膀,將她掰向了正確的方向。

    跟在又雪的身后來到洗漱間,夏煜看著又雪立在洗臉池前,繼續迷迷糊糊的操作著。女孩向著右手邊的地方摸去,在家里的話,她會摸到自己的杯子和牙刷,然而這個別墅里的牙刷和杯子在左手邊。

    眼瞅著摸了兩下沒有摸到的又雪有些困惑,就要睜開眼睛,夏煜將牙刷和杯子,遞到了她的手邊。

    夏煜有意將牙刷倒了過來,頭在下,尾在上。

    拿到杯子和牙刷的又雪,睜開了一半眼睛,夏煜本以為自己的計劃要失敗,沒有想到,腦子還在睡眠中的又雪,一點兒也沒有注意到牙刷的不對勁,她抓著牙刷的頭部,將牙膏擠在了牙刷柄上,放進了嘴里。

    刷了兩下后,女孩感覺到了不對勁,她將牙刷取出,一臉茫然的看著沾著牙膏的牙刷柄。

    夏煜用手機拍下了照片。

    終于清醒過來的又雪,聽到了快門的聲音,她扭頭看到了夏煜,知道是夏煜搞得鬼,氣憤的將牙刷丟在杯子里:“壞哥哥!”

    夏煜一點兒也不在意,他伸手揉亂了又雪的頭發,然后將自己剛剛的拍的照片,發送到了企鵝群里。

    這是為了旅游建的小群,很快就有了回復。

    這是想要咬著牙刷刷手嗎?胡涼露回復。

    這樣對牙刷不好劉蔓蔓回復。

    可愛安思瑤接著回復。

    666 這是虞凝夢的回復。

    等等,虞凝夢?

    夏煜看了眼群人數,明明旅游的只有六個人,群里卻有著七個人。

    這個家伙是怎么混進來的?

    記仇的夏煜動用群主權限,將虞凝夢踢了出去。

    心情舒暢的將手機放在一邊,夏煜來到又雪的旁邊,也開始了洗漱。

    在他們來到下面的餐廳,吃完早飯后,孔晗月才起了床。

    等著她洗漱完畢吃完飯,一行人坐在沙發上,你看我我看你,有些遲疑。

    少女們遲疑的是,真的要將泳衣穿出來的事情,夏煜和孔晗月則是被她們的遲疑而感染了。

    最后還是孔晗月試探著說:“去海邊?”

    四個少女這才行動起來,回去房間換衣服。

    夏煜也回去了自己的房間,比起少女們的遲疑,他有些迫不及待。

    很快,他就穿好了泳褲,套著一件大t恤,來到了樓下客廳,等待著。

    首先下來的是孔晗月,她穿著一套黑色的普通泳衣,披著一件黑色大外套。

    “怎么樣,你媽我寶刀未老吧?”孔晗月得意的在夏煜面前晃悠著。

    “你擋著我的視線了,老女人。”夏煜回答。

    孔晗月:“???”

    “我和你拼了!”抓起茶幾上的果盤,孔晗月向著夏煜追去。

    夏煜迅速跑出了別墅,借著空曠的環境躲避著。

    孔晗月雖然有保持運動,但耐力遠沒有夏煜好,很快就累的蹲在了沙灘上。

    這時候,剩下的少女們,也都準備好了。

    聽到她們開門聲音的時候,夏煜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但在她們真的打開門出來后,夏煜的笑容慢慢消失。

    首先出來的是劉蔓蔓,她穿的是一件紫色的泳衣,顏色不是重點,重點是泳衣的樣式。

    那是一件平角的連體泳衣。

    大概就等于穿了一件背心和一件平角短褲,除了腿和胳膊,別的都包裹的嚴嚴實實。

    只是劉蔓蔓這樣穿的話,夏煜最多有點兒失望,但在劉蔓蔓身后的安思瑤,也是這個打扮,不過安思瑤穿的是一件白色的。

    再看第三個出來的胡涼露,胡涼露更加過分了,連上臂都包裹了嚴實。

    說好的沙灘福利呢?

    夏煜的目光盯住了劉蔓蔓。在幾天前,劉蔓蔓給夏煜打過電話,威脅夏煜說要給安思瑤推薦保守的泳衣,夏煜本以為她只是嘴上說說,沒有想到居然真的付諸了行動!

    知道夏煜在想什么,劉蔓蔓急忙解釋說:“不怪我啊,我就是自己選了這一款,什么也沒有和你家瑤瑤說。”

    聞言,夏煜深深地嘆了口氣,失落的蹲在了地上。看著腳下的沙灘,他一副無可依戀的神情。

    又雪來到他的身邊,安慰著他。

    女孩穿的,是夏煜想象中的泳衣,這給了夏煜一絲心里安慰。

    原本有些羞澀的少女們,見到了夏煜浮夸的失望表情后,放松下來,嬉笑著一起前往了沙灘。

    此時已是十點,太陽炎熱起來,眾人在孔晗月的帶領下,做了一套操,下了水。
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