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sofzhw.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76章 高考過后

    高考前20天,高三學生的壓力越來越大。(www.sofzhw.live)

    在沉重的課業和不斷的試卷攻擊下,簡直度日如年。

    每個人都扳起手指倒數計時。

    19天、18天、17天......

    一晃眼功夫,便到了人生之中非常重要的高考之日。

    6月7號、8號、9號三天,宛如戰場一般。

    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來得很快,也去得很快。

    為了這一天,所有高三學生不知道度過了多少個艱難的日日夜夜。

    為了這一天,他們不知道承受了多大的壓力。

    為了這一天,他們不知道做了多少的習題和試卷。

    然后,當所有科目考完,仿佛身上千斤重擔卸下。

    “不凡,今天去你家通宵打游戲!我們的苦難日子終于過去了,哈哈哈哈!”趙巖興奮不已,從考場出來找到任不凡便直接摟上來。

    “通宵通宵~”袁剛與周政也都興奮靠過來,兄弟四人勾肩搭背。

    當晚在任不凡的公寓,大家通宵玩最新出的“仙界大戰”,卸下所有重擔之后難得如此輕松,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四個人橫七豎八疊羅漢,擠在一張床上呼呼大睡。

    清晨,大門開啟。

    因為放假了,蘇甜便直接代替母親過來。

    “誰啊?”周政睡得比較淺,聽到動靜便坐起身,好奇開門往外看去。

    “不凡?”蘇甜轉頭,目光與他對上。

    兩個人都愣住。

    “你、你、你......”周政有些驚訝,震驚指著蘇甜,你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你怎么在這兒?”倒是蘇甜先問出這句話,表情有些尷尬。

    “我還想問你哪!”周政瞪大眼睛,“你怎么有這里的鑰匙?我們兄弟幾個都沒有......我靠!有情況!”

    立馬轉身關上房門,抓著熟睡的任不凡衣領一陣搖晃。

    “搞什么?”

    “別吵!我要睡覺......”旁邊的趙巖與袁剛被打擾,很不爽地抬腳踹他。

    “睡什么睡?”周政大聲喊道,“趕緊起來!!”

    幾分鐘后,雙眼還帶著血絲,睡意沉沉的任不凡被押到大廳沙發,旁邊蘇甜低著頭不好意思地坐著。

    趙巖、袁剛、周政三人都是眼帶血絲,雖然困得要命,卻死死盯著兩個人。

    “說吧!什么情況!”趙巖看了眼任不凡,再看一眼蘇甜。

    “什么什么情況?”任不凡張嘴打個哈欠,露出疲倦的表情。

    “你少裝蒜,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周政與袁剛一起抓著他的肩膀拼命搖。

    “怪不得那么多女孩子給你寫情書,你都拒絕了!”趙巖笑道,“不過瞞著我們兄弟幾個,會不會太過分一點?要不是昨天在這里通宵,估計還撞不見呢!你準備瞞到什么時候?”

    “別搖了!骨頭都散架了~”任不凡伸手推開周政和袁剛,“干嘛!嚴刑逼供啊?”

    “趕緊交代,否則真得大刑伺候!”趙巖伸手捏了捏拳頭,發出咯咯響聲。

    周政與袁剛也連連挑眉,一臉壞笑。

    “得了吧你們!三個加在一起都打不過我,想太多了!”任不凡擺擺手讓他們退開。

    “我們、我們其實......”蘇甜臉上滾燙,有種被當場抓獲的感覺,“我只是來打掃衛生......”

    “打掃衛生?”趙巖三人疑惑看她。

    “行了行了,現在還瞞什么?”任不凡側身往她那邊靠過去,看著趙巖三人說道,“來,給我一排站好了,叫大嫂!”

    “你說什么呀?”蘇甜滿臉通紅,害羞地將他靠在自己肩膀的腦袋推開。

    “哦~!”趙巖三人頓時興奮起來,指著兩個人起哄。

    “我有說錯嗎?”任不凡困得要死,再度側頭靠在她的肩膀,“現在高考已經結束,按照約定你就是我女朋友啦!難道你想反悔?”

    蘇甜兩只耳朵都已經完全紅了,就跟煮熟的螃蟹一樣,而且燙得厲害。

    要是現場有個地縫,她會毫不猶豫地鉆進去躲起來。

    “快叫大嫂啊你們三個混蛋!”任不凡指著趙巖等人,笑著吩咐。

    “大你個頭!叫弟妹還差不多。”趙巖沖他豎起中指,笑嘻嘻的,“你是我們大哥嗎?誰承認呀?”

    “就是!”周政也哈哈大笑,“你就是小弟弟!”

    “想當我們大哥?切!”袁剛也做個鬼臉。

    “靠!我1月份的,不是大哥是什么?”任不凡站起身,“你們要造反啊?”

    “我就愛叫弟妹,不服啊?”趙巖嘿嘿笑道,沖著蘇甜說道,“弟妹聽著還好點對吧?”

    “弟妹!弟妹~”袁剛和周政在邊上哈哈大笑,跟著起哄。

    蘇甜都后悔了,早知道他們幾個都在,今天早上不該來的。

    可是現在進退不得,只想找個地縫躲起來。

    “我靠!你們幾個小家伙的真要造反?”

    “你才小家伙!”

    “哇呀呀!看來不教訓你們是不行了!”

    “來啊來啊!咱們三個打他一個,兄弟們上啊!”

    ......

    四人嘻嘻哈哈大鬧一場,蘇甜坐在邊上本來是很害臊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后來看他們彼此打鬧,就覺得有趣,甚至忍不住笑出聲來。

    等到鬧完之后,任不凡以絕對的武力“鎮壓”三個“造反者”,使得他們連連求饒。

    “大哥饒命,我錯了!”趙巖果斷呼喊。

    “大嫂救命!”周政被壓在下面,伸出手朝蘇甜求救。

    “哥啊!我快要變成肉餅了!”袁剛在最下面,郁悶地揮手,“服了服了!你是大哥,快讓我起來!”

    四人起身拍去衣服上的灰塵,任不凡擺擺手,一臉得意:“還不快點打招呼!”

    趙巖、袁剛、周政笑嘻嘻的并排站好,沖著沙發上不好意思的蘇甜齊聲喊道:“大嫂!!”

    “你、你們......”蘇甜站起身,捂著臉沖進臥室直接鎖門。

    “額~大嫂生氣了?”趙巖側頭問道。

    “誒!你怎么泡上咱們班尖子生的?”袁剛笑嘻嘻地用手肘頂他胸口。

    “厲害厲害!教我們幾招唄!”周政也湊過來說道。

    “話說,你們什么時候好上的?一直瞞著我們!”

    “就是就是,太過分了!我們不是好兄弟嗎?如果不是今天撞見,你要瞞我們到什么時候?”

    “有女朋友又不是什么丟臉的事情,有必要瞞著我們嗎?”

    幾個兄弟紛紛對他聲討。

    “行了行了,別說了!”任不凡趕緊舉手投降,“這是有原因的。就你們嘴巴不把門的狀況,自己心里沒點數嗎?我要跟提前說了,你們到處宣揚,那我們兩個都有麻煩!”

    “不管,這事你做的不厚道,兄弟們要懲罰你!”

    “對!必須懲罰!”

    “我靠!你們要干什么?!”

    ......

    三個損友又撲到他身上,再度玩鬧起來。

    好不容易停下來,彼此看著對方忍不住哈哈大笑。

    “誒,她好像生氣了,你去看看!”趙巖拍了一下任不凡的肩膀,“找時間跟我們好好講講,你們兩個究竟怎么好上的。”

    “她是不好意思,不是生氣。”任不凡說道,“甜甜脾氣很好的。”

    “喲喲~甜甜哦~喲~”三個損友又是一陣起哄。

    “行了行了,差不多得了!”任不凡站起身來,“你們不困嗎?趕緊回屋睡覺去。”

    “好啦!不打擾你們。”趙巖拍拍他的胸口,“拿下尖子生,干得漂亮!”

    “佩服佩服!”袁剛也是微笑起身。

    “有空教我幾招,或者跟你表白的那么多美女,隨便讓給我一個啊!”周政嘿嘿笑道。

    “滾蛋!”任不凡忍笑將他踹開,把三個損友轟進最左邊的臥室。

    隨后轉身來到右邊臥室,輕輕敲了敲門。

    里面沒有反應。

    他又輕輕敲了幾下:“甜甜?開門。”

    過了一會兒,里面聽到保險打開的聲音,擰了一下把手推門進去,就見蘇甜迅速跑到床邊,直接用被子將自己埋起來,只剩一雙漂亮的大長腿露在外面。

    任不凡關上房門,笑著走過去,用手指輕輕在她小腿處撓了幾下。

    蘇甜趕緊坐起身護住雙腿,紅著臉看他,“你干嘛呀?”

    “甜甜,你害羞啊?”

    “明知故問。”蘇甜伸手輕輕打了他一拳。

    “咱們不是約好的嗎?高考之后你就是我女朋友啦!反正都是要公開的,害羞什么?”

    “這么突然,我沒有心理準備。”蘇甜低聲說道,“你怎么不告訴我,他們都在這里過夜的!早知道......早知道今天不過來......”

    “好啦!算我不對。”任不凡微笑伸手,在她柔順的秀發上輕輕摸了一把,“不過你這害羞的性格,真的得改一改。不然下星期回學校填志愿,你要怎么面對其他同學?”

    “你還準備讓所有人都知道啊?”蘇甜瞪大眼睛。

    “當然!我等這天都等多久了?”任不凡說道,“你也知道,高考之后所以高三學生的壓力都消失了,也終于擺脫學校的束縛。誰知道回去那天會不會有人突然向你告白?再說,學校里一些女生多么瘋狂你也知道,高考之后興許更加行為更加夸張呢?趕緊宣布之后,讓大家都知道咱們就是一對,便不用怕這些騷擾,我們也不用顧及別人的眼光,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不是很好嗎?”

    “這......”

    “難道你覺得我給你丟臉了嗎?”

    “不是!”

    “那是想反悔,不愿意做我女朋友?”

    “沒有!”蘇甜急忙搖頭。
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