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sofzhw.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737章 惡神降臨(四千字)

    天空飛舞的黃砂對普通人是不利條件,但在石龍大斗來說這不過又是官府的徒勞行為。(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快速奔行的傀儡與黃砂顆粒摩擦,連半點劃痕都沒有在甲胄上留下。

    想靠著這點小東西就阻攔住自己?異想天開開玩笑!

    “阿西吧,這些砂子是什么鬼東西,是嫌我們死的還不夠快嗎?”

    正在抵抗著傀儡進攻的士兵們軍心有點微微動搖,畢竟是久久沒有上過戰場,國境周邊也沒有半點實戰經驗的軍隊,人皮鬼悍不畏死進攻加自爆,爆炸的破片切割周邊一圈,兇狠的戰斗方式令人頭皮發麻。

    不少傀儡的自爆還炸垮了周圍的建筑物,躲在房屋中的居民四散奔逃,就像被驚擾的羊群一樣,街區里原本安安分分躲在家中的人也跟著逃命,官府無心再分神去應對人流,只能希望不要出現踩踏事故,就算出現了也不要死傷太多。

    水野一直蹙著眉頭,略微疑惑了下官方撒砂的迷惑行為后,他便想通透其中的關節。

    這黃砂怕不是直接從京都空運而來。

    島國官府還真是會利用手中資源,恐怕每時每刻都有無數專家學者在研究超凡之物,調用無數高精尖設備窮究其中性質,可惜超凡之物的所有特性都源自于水野,沒有水野點頭這些也只是無用的垃圾。

    官府既然有‘息壤’能夠克制鬼怪的想法,水野不介意就坡下驢的更加深這份疑惑。

    “射擊。”

    防線上的重機槍兇猛開火,幾秒內就咆哮出無數發子彈,沖殺向前的傀儡一邊奔跑著,全身上下的關節部位一邊噼啪噼啪的斷裂墜地。

    “嗖!”

    單兵火箭彈根本無法瞄準這個不會散發熱量的‘小巧’裝甲單位,一枚枚火箭彈擦著傀儡的邊與地面來了次親密接觸。

    眼見著無法將其徹底阻攔,防線上的士兵已經做好后撤的準備。

    “吱呀!!”

    但沖上天空的傀儡突兀的停了下來,關節發出酸澀的吱呀吱呀聲。

    一切都像是慢動作,頂著火力網的子彈攔截,傀儡的所有動作像是緩慢播片,而就在幾秒后,空中的傀儡咣當一聲掉在地上。

    雖然時不時動彈幾下,但已經是沒法再度站立。

    “噠噠噠!!”

    槍口對準地面的傀儡殘忍鞭尸,三下五除二就將其蹂躪成一堆廢棄零件。

    只是誰都不知道這是不是迷惑人的障眼法,說不定等到稍微松懈一點的時候地上的傀儡便會再度沖殺而起,鉆進防線中來一發恐怖自爆。

    所有防線都先后出現了同樣的場景,恐怖的戰斗傀儡集體癱瘓,后方指揮官們興奮擊掌。

    “奏效了!果然息壤是克制鬼怪的神器,不愧是神話傳說中的圣物。”

    指揮部內一片熱烈慶賀的喜慶氛圍,以超凡克制超凡的理念幾經檢驗果然有其獨到成功之處。

    夜夜子抬了抬眉毛感應著人皮鬼的氣息產生了變化,只見濃濃的能量反應劇烈搖晃,而且氣息還在逐漸變淡,從空中飄落的息壤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天然克制她們這些超凡者。

    夜夜子心中只是一驚,接著便稍微釋然了,官府要是對抗她根本不用出動息壤,直接一顆子彈的事便完成了,這么一想還真是心酸。

    “我能感應到人皮鬼的力量已經被黃砂迅速削弱。”

    直升機緩緩向后退著,夜夜子也稍微有些恐懼漫天飛舞的息壤黃砂。

    婆娑而下的黃砂看得南早羊官員心疼,島國可不是免費傾灑黃砂,這些黃砂都是按克來算的,雖然比不上黃金,但架不住量大啊。

    飛行員是灑的心歡了,財政就難受了。

    不過只要為了對抗人皮鬼,這些代價都足夠了,大不了去財閥那里化緣。

    財閥與國家一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國家給了你們生殺大權,在國家遇到困難的時候也應該稍稍是以援手才是。

    石龍大斗仰望著傾瀉的黃沙,腦袋里慢慢的打出?號,他比夜夜子更直觀的感受到自己身體的變化。

    龐大的靈力以身體能感應到的速度迅速流逝,操控著傀儡的眾多絲線不受控制的打結消散,石龍大斗就像一臺受到干擾而紊亂的電子器械,一舉一動都滿是陳銹。

    “這是什么東西?”城市中飛舞著漫天黃砂的場景很是浪漫,但石龍大斗心中唯有驚慌,原本能蔓延幾公里的傀儡絲線迅速萎縮,能控制的范圍縮短到周身幾百米內。

    而且要是再繼續被削弱下去,誰知道自己會不會被徹底壓制消滅!

    石龍大斗心中已生怯意,戰斗意志高昂死戰不退不代表著匹夫之勇。

    他一邊向后倒退著,一邊操控著最后幾架傀儡朝向天空的直升機殺去。

    從性質上來說只是凡物的普通黃砂當然沒有什么特殊效果,但有了水野的干擾,官府和石龍大斗兩方都產生了深深疑惑。

    “嗦!”

    但就在黃沙飄落時,一道特殊的風聲驟然在其中響徹,是游魚在水中游動產生的破紋。

    美沙幾乎是踏著空中黃砂突飛猛進,奔行的速度違反固有的物理法則,泉下的物理學家們要是知道這一幕,必然不甘心的仰臥起坐撬開棺材板。

    遠望著急速向前的身影,石龍大斗的心臟咯噔一聲。

    就是那張少女的臉,熟悉的臉,熟悉的能力。

    自己和她一起并肩作戰過,似乎是在一片大湖旁邊,天上下雨?不,亦或者是什么神秘力量促成的降水,她一定有答案!

    要是有實體,石龍大斗現在就要張口問話,問一問對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誰!

    骨刺,雪白亮眼的骨刺輕松切開殘缺的傀儡,絲線操控下的傀儡動作不可謂不靈敏,但美沙的速度和反應更快,手起刀落間就切割開堅硬的鋼鐵金屬。

    一個兩個三個,美沙向前急速推進,柳之舞形成的鋒利骨骼在空中不停切割。

    她的身影就像白月光,且躍且行且舞。

    “再向前一百米,在你的右邊方位。”

    經過失真處理的夜夜子聲音在美沙的耳機中響起,夜夜子給出的方位相對來說有些模糊,不過也已經夠用了,得到‘眼睛’的指路后美沙躬身彎腰向前。

    “八十米,七十米……二十……”

    美沙在心中計算著距離,她猛然伸出右手,胳膊橫在胸前猛然一掃,熾熱的腐蝕蒸汽兇猛噴涌,漫天黃沙的世界被替換成乳白色,美沙看不見人皮鬼的具體模樣,只有寄希望于這樣覆蓋性的打擊。

    人皮鬼雖然詭異,但若只是單純的操控些奇奇怪怪的傀儡,對美沙來說還遠遠不夠格,連傷害到她的衣角都無法做到,就算是自爆也被生出的白骨格擋抵消。

    石龍大斗的傀儡術對美沙難以奏效,雙方戰斗力差距太大,而美沙的攻擊也無法實質性傷害到石龍大斗,兩人間的戰斗像是狗咬烏龜無從下口。

    “你到底是誰?”

    石龍大斗操控傀儡制造出刀光劍影,一道接著一道的攻擊令人炫目,若是活人站在這片攻擊的正中心,用不了幾秒鐘就會被解成一堆碎肉。

    美沙動作矯健的像是精靈,雙手骨刃左右回旋著切割,叮叮當當聲中切割掉一個個傀儡。

    若是下定決心逃跑,石龍大斗輕松就能脫離黃砂的范圍。

    但凝望著不停戰斗的美沙,腦部的劇烈疼痛讓石龍大斗的腳步停滯原地,阿西吧,她究竟是誰!

    “人皮鬼沒有移動,氣息也在不斷減弱。”夜夜子不知是息壤黃砂起了作用,還是美沙的腐蝕氣體在克制鬼怪,更有可能是兩者都起了反應,但人皮鬼的確是停止了動作沒錯。

    “好!”美沙點了點頭,身形一閃手臂朝著人皮鬼的方位揮動。

    看著朝自己揮來的骨刺石龍大斗不避不躲,這種東西根本無法傷害到自己,包括那讓人迷惑的白色霧氣。

    他只是想要近距離的看一看美沙的臉,用這張熟悉又陌生的臉來喚醒自己的記憶。

    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從幾米拉近到幾十厘米,再到臉貼著臉,接著就是美沙從無實體的靈魂中穿過。

    穿體而過甚至不能干擾到靈魂一分一毫,就連些微的波動都沒有出現。

    “吸!”

    “呼!”

    石龍大斗的靈魂都在顫抖,他幾乎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他想起了,記憶碎片飛速內向集合,一條條缺口和紋路補滿,眼前的少女和記憶中的人迅速重疊。

    “你的攻擊似乎傷害到了人皮鬼,狀態變得更加不穩定了,非常有效!”

    “好!”

    美沙瞇起眼睛,有了夜夜子的指示,她全身都來了力氣,既然攻擊有效,那就看著她把不存在的鬼魂也當場斬殺!

    雖然為官府打工并不是讓人高興的事情,但能輕松解決敵人也可以獲得不小成就感。

    美沙乘勝追擊,看起來一拳打在空氣上,但其實十分精準的從石龍大斗靈魂穿過,腐蝕蒸汽如擺錘上下來回擾動,而周邊的傀儡也隨之起了反應。

    被查克拉絲線指揮起的傀儡紛紛墜落在地,像是失去心臟的人類,所有力量消失殆盡。

    瞧起來就好似腐蝕蒸汽作用非凡一下將人皮鬼制伏。

    一擊擊中要害,徹底解決了人皮鬼?美沙心頭疑惑,但這是好事!

    大廈廢墟上彌漫的戰爭氣息也逐漸消散,所有都似乎塵埃落定。

    “嗦嗦!!!”

    就在美沙覺得一切都要結束的時候,不遠處的地面忽然立起一根長桿。

    三四米的長桿,看起來還稍微有一些恐怖,至少能串起五個人的糖葫蘆。

    “又要無用的攻擊?”她撇著眼睛抬起手,人皮鬼除了難以確定位置,根本就是最弱的超凡存在。

    能被這種超凡所欺騙的凡人,只怕智商也堪憂!

    不過就在白骨剛于美沙手中伸出的時候,她的動作忽然停止。

    順帶著連眼神也凝住不動,那根桿子不一般!

    長桿沒有驟起暴擊,而是在地上緩緩游動,像是筆桿只是沒有筆頭,但寫出的字也能辨認出。

    “你是誰?”

    是島國文,雖然寫的很困難,但辨認出來的難度不高,如果是奇形怪狀的早羊文字美沙一字都認不出。

    鬼,在寫字。

    寫的還是島國文字。

    你是誰?

    美沙渾身汗毛炸了起來,她依然沒有放下警戒。

    “我是誰?”美沙暫時停止了攻擊,向后退了一步。

    長桿似乎在期待美沙的回應,挺立在原地沒有再動作。

    “我的名字是望月美沙。”

    【望月美沙】

    長桿用漢文和假名共同寫出望月美沙的名字,歪歪扭扭。

    長桿沒有停止動作,另起一行快速書寫,這次寫的極快,像是有什么東西在背后催促著,要是不立即寫完就再也沒有機會。

    “我是”

    但長桿書寫的文字戛然而止!

    莽莽沙塵中長桿忽的落在地上,余力之下滾動幾圈。

    徒留下沒頭沒尾的三段字。

    以及最后未寫完的‘我是’。

    “消,消失了。”飛機上的夜夜子詫異的捏著手指,神樂心眼中人皮鬼顯眼的能量反應驟然消失。

    消失的十分突兀,反常,詭異。

    “什么消失了?”

    “人皮鬼消失了,沒有反應了!”

    夜夜子瞪大眼睛,似乎這樣能讓神樂心眼的效果更強一點。

    但眼睛瞪得再大,也感應不到半點人皮鬼的蹤跡。

    【轟!】

    就在夜夜子瞪大眼之時,廢墟上忽然爆發出劇烈的‘爆炸’。

    并不是作用在物理上的現實爆炸,而是能量,靈力能量引發的爆炸。

    普通人既無法看到,更別說聽到,于他們的眼中世界依然沒有變化,但夜夜子尖叫一聲痛苦的閉上眼睛。

    “啊!”

    藍色,亮藍色。

    人皮鬼消失的地方轟然爆發出亮藍色的靈力,恐怖的像是地球的潮汐之力,在這股龐大到沒有邊際的能量面前自己孱弱的就像小雞仔。

    美沙沒有神樂心眼,但海量查克拉連她都能明顯的感應到,身處能量爆發正中心的她甚至身上都出現些微傷口,這是被猶如實質的查克拉所割傷。

    “轟!”

    現實的廢墟忽然劇烈搖晃,一場劇烈地震猛然發生。

    堆積的碎石向周圍滾落,在廢墟中心一道龐然大物緩緩升起!

    “門……門?”

    美沙站在廢墟之上,抬頭仰望忽然升起的高聳巨門。
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