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sofzhw.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34章 她還只是個孩子(第三更)

    第二天的學校里,幾個穿著長裙的女生坐在校園的長椅上,周圍路過的女生紛紛縮著脖子避開,這幾人可是三年級里出名的不良少女組合。(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生物圈中有食物鏈,時尚自然也是如此,在東京女生早就不把長裙當做不良標配的時候,角田市的女生卻后知后覺的模仿著幾十年前的裝扮。

    不過這也是個螺旋上升的過程,東京最近又流行起了珍珠奶茶,指不定什么時候東京少女的標配又會回到長裙、泡泡襪上來。

    “福地大姐,咱們這樣針對高橋是不是有點……”有點胖乎乎的女生嘴里啃著菠蘿面包,嘟嘟囔囔的道。

    “你不會想說有點過分吧。”旁邊一位臉上長著雀斑的女生嗤笑著,“是不是這個意思?”

    “嗯。”

    福地大姐是她們小圈子里的核心,是從東京來的轉校生。這種從天上掉到地上的女生天然帶著話題性,雖然長得不夠漂亮,但一到這鄉下就受到了關注,加上人又機敏,很輕松的就在高一拉扯出了這個小團伙。

    而最開始針對高橋可憐也是從她們開始的,福地大姐喜歡一名高年級的學長,結果對方拒絕了她這名自以為的孔雀不說,反而去對高橋告白,最后結局自然是被高橋二話不說的拒絕了,這種在旁人看起來無關緊要的小事,卻像是一根針扎在了福地心中,

    “喂,我說……”福地晃了晃鑲滿了琳瑯滿目小配飾的手機,“這個東西,你們有沒有印象?”

    手機上是福地的朋友圈,上面有意個東京的朋友曬著幾張配圖與話語。

    “羽毛?”

    “紙做的羽毛……在千葉縣……天使……隨著風力的吹拂,這樣的紙羽毛飄散在全國各地……因為是天使身上的東西,所有會有奇怪的魔力也說不定……有人在市面上收購這種羽毛,價格在……一,一,一百萬元?”

    “一百萬?”

    “什么一百萬?”

    “這一根羽毛就能賣到一百萬元。”

    “買這個的人是笨蛋吧,就算拿到手了,又怎么確認真假,我隨便用白紙剪一張不就行了。”

    “你能想到的事情別人會想不到,他們肯定有辦法辨別真假。”

    幾個女生瞬間嘰嘰喳喳的討論起來。一百萬啊,要是給她們能花好幾年了,還能去仙臺市大買特買一番,而且上面不是說這東西飄落在全國各地嗎,指不定什么時候自己就能撿到一枚了。

    收回手機,福地確認著信息的真假,雖然離開了東京,但她依然沒有刪掉東京朋友的聯系方式,在她的心中可一直都還把自己當做是東京人。

    一百萬的零花錢對她絕對不是小數目,而這張紙,她還非常非常的有印象。

    “高橋那天捧在手心上的……”福地瞇起眼睛問著身旁,“就是這樣的吧。”

    “福地大姐你是說?”

    “問她借過來我們用一下。”

    ……

    連續幾天來,高橋放學后除了要在便利店打工外,還要趁著空隙收集小城里的傳單,小小的身軀哪能撐得住這樣折騰。

    全神貫注上課直到眾人去餐廳吃飯后,她終于撐不住上下眼皮的罷工,小腦袋枕著桌子上的雙臂小憩起來。

    睡一會,就睡一會。

    “高橋,喂,高橋。”

    一只手抓住高橋的腦袋晃了起來。

    “好痛……”高橋迷瞪著睜開了眼睛。

    看到站在身前的福地等人,高橋的身體緊繃起來,這群人就是加害自己的軸心。

    “我們借一下你的東西。”

    這是不容拒絕的命令語,雀斑女忽然抓住了高橋的書包,不由分說的拉開了拉鏈。

    “你們松手。”高橋想要上前抓住書包,但雀斑女卻帶著書包朝著外面跑去。

    這些家伙也曾經把自己的書包從三樓扔下去,高橋紅著眼追著跑出去。

    以前可以扔,這次不行,絕對不行,里面還有自己的紙羽毛!

    高橋可憐的體內爆發出了遠超一般的力量,她大步流星的追了過去,看到后面緊追不舍的高橋可憐雀斑女也紅著臉快步跑動,兩人你追我逐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就殺到了學校的小花壇處。

    福地幾人好整以暇的坐在長椅上,雀斑女將書包一扔高聲喊道:“東西我拿來了!”

    但比書包阿拋飛更快的是高橋可憐,她咬牙向前一躍,如是棒球運動員似的,在地上擦到滑行后張開雙臂環抱住了書包。

    奪過書包,高橋抱著文具書本匍匐跪在地上。

    “你怎么扔的啊!”

    “把書包交出來!”

    “……”

    “我讓你把書包交出來聽到沒有?!”

    瞧見高橋一副縮頭烏龜的樣子,幾個女生不爽的拳腳相向,福地則透過拉鏈的縫隙將手伸了進去。

    “抓到了!”福地的手抓住了白色的羽毛,她欣喜的高聲喊著抽了出來。

    “還給我,還給我!”

    見到自己的羽毛被抽走,高橋也顧不得狂風驟雨的毆打,昂起身子拽住了羽毛的另一端。

    “松手!我叫你松手啊,馬上要被你撕壞了!”

    “撕拉!”

    白色的羽毛從中間撕裂成了兩半,

    “啊!一百萬!這可是一百萬!”

    “你個婊子做了什么事情啊。”

    眼見著一百萬的存折在自己等人面前被撕成了兩半,圍在周圍的女生再也遏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下手的力度更是狠毒。

    福地看著手中撕成半張的紙羽毛,臉上青一陣白一陣。

    她憑什么把自己的一百萬撕碎?!

    怒向惡生!

    福地漲紅著臉從花壇旁邊搬起了一塊石頭,三十多斤重,在喜歡的男生面前她可是連瓶蓋都擰不開的嬌弱女子。

    “福地大姐,不行,會出人命的。”

    “福地……”

    胖乎乎的女生抱住了福地的腰,得虧她這一抱攔殺了福地扔下的石頭,原本沖著后腦勺而去的石頭砸偏了方向。

    但這塊石頭還是重重的砸在了高橋的左手上。

    “啊!!”

    看著石頭下滲出的血,高橋可憐頭上滴下的滾大汗水,福地也被瞬間嚇得清醒過來福地她還只是個小女孩啊。

    要是剛才真的砸中了,自己就完蛋了。

    “我……我們走!”

    福地惡狠狠的看了看地上的高橋可憐,招呼著左右快速跑開了小花壇,

    高橋這家伙為什么要偏偏在石頭落下的地方,幸好她沒有故意的把腦袋朝石頭上靠。
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