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sofzhw.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一二二章 小暖被擒

    趙書彥也算見多識廣,但是他的經驗多在生意場上,如此攸關生死的大事,卻是第一經歷,難免緊張。(www.sofzhw.live)他盡量放松,穩定自己的聲調,“許是昨夜著涼了,嬸子莫擔心。”

    著涼了不是該發熱么?秦氏總覺得哪兒不對勁兒,小暖不對勁兒,趙書彥也不對勁兒,她心里泛起嘀咕。小暖隨著娘親跳下馬車,與趙書彥打招呼,“趙大哥,這幾日叨擾了。”

    趙書彥扮演著心虛的模樣,都不敢正視小暖的目光,虛應兩句便請她們入龍潭虎穴。

    進了田莊,見到田里綠油油的莊稼苗,秦氏心里立刻就啥也沒有了。再看莊內三進主院內多間打掃干凈的房間,秦氏更是滿意得不得了,“這里放上被褥就能住人,這么多間屋子幾十人都住得下。翠巧,你把床數記好了,大床小床也記清楚。”

    “是。”翠巧立刻應了,帶著人記房間數和床數,落在了后面。

    轉到內院時,秦氏先行一步進主臥查看。趙書彥的心都要跳出來了,他抬拳遮嘴輕咳一聲,與小暖對提前三爺商量好的暗號,“今日炎熱,郡主先到廂房歇一歇腳,吃碗茶吧?”

    看來就是這間屋子了,看著緊閉的房門,小暖卻毫不慌亂。她轉頭吩咐玄舞,“去請我娘過來,一塊歇歇腳。”

    玄舞轉身去了主臥,小暖又對秋月道,“馬車里有我帶來的茶葉,你去取來,也請趙大哥這行家品一品。”

    秋月走后,小暖身邊只剩綠蝶了。趙書彥深吸一口氣,推開廂房的門先進去,在門側請小暖入內,埋伏的門內的人,蓄勢待發。

    小暖的手按了按師傅送她的玉佩,邁步進入房中,還不待綠蝶進去,門就關上了!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埋伏的人探手捂住小暖的嘴將她拖入門邊的暗室。從暗室內出來的木黛一把扯下小暖的釵環、耳飾,飛速往自己頭上插。

    “姑娘!”落后幾步的綠蝶立刻上前打開房門,見小暖狼狽地摔在地上,釵環落了一地,連忙上去攙扶,“姑娘沒事兒吧?”

    成功了,她成功了!木黛的心砰砰跳著,假裝疼得齜牙咧嘴,學著小暖的語氣道,“疼死我了。”

    趙書彥強忍著不去看暗室,緊張得聲音都變了,“郡主?”

    “趙大哥在這地上抹了油么?”木黛搭著綠蝶的胳膊站了起來,模仿小暖的語氣,緩解緊張地氣氛。

    門外的侍衛見姑娘無事,紛紛放開握在刀鞘上的手,沒有進來。綠蝶假裝沒發現姑娘被掉了包,抬手為木黛整理發飾。聽說小暖摔倒了,秦氏快步進屋,“摔到哪兒了?讓娘看看。”

    在秦氏面前,木黛緊張得頭都不敢抬,她撫著額頭以袖掩面,委屈道,“娘,女兒頭疼,想回去歇著。”

    一看女兒摔得不輕,秦氏連忙道,“玄舞,綠蝶,你們快撫著姑娘上馬車,快回去讓華郎中看看。”

    “是。”玄舞上前抓住木黛的胳膊免得她逃走,與綠蝶一起扶她出房門。跟出來的趙書彥慚愧道,“嬸子,都怪書彥沒把房間打掃干凈……”

    秦氏雖然心急,但還是笑道,“是小暖沒看見門檻絆倒了,怎么能怪你呢。嬸子先帶小暖回去讓郎中看看,讓翠巧留在這兒帶著人數屋子、準備被褥,這幾天嬸子事兒多,這邊就麻煩你幫著照看了。”

    趙書彥連忙應下,送了秦氏和木黛出門后,他恨不得立刻沖進廂房內查看小暖是否平安。

    等秦氏上了馬車,木黛順勢趴在她的膝上裝難受,“娘,女兒的頭疼得厲害……”

    這是摔著腦袋了,偏在這節骨眼兒上。秦氏壓住擔心,笑道,“越大越嬌氣,讓娘看看腦袋破沒?”

    木黛微微轉頭,露出半個側臉。秦氏見她額頭莫說出血,連紅都沒紅,才放下心,“你這不是摔著,是嚇著了,回去娘給你收收驚,睡一覺就好了。”

    “嗯。”木黛又把腦袋壓在秦氏腿上,不動了。見秦氏沒有識破自己,木黛懸著的心放下一半,接下來就是小草和大黃了,一定要盡量避開大黃!

    秦氏幫小暖輕輕撣著身上的土,總覺得有說不上來的不對勁兒,心里沒著沒落的,“小暖,你……”

    “娘,小暖頭好疼……”木黛又呻吟道。

    聽到閨女疼得聲調都變了,秦氏再顧不得什么,慌忙催著馬車快點回去。

    趙書彥進廂房關好房門,快步進入暗室卻發現狹小的空間內空無一人!他四下按著卻不能發現暗門在何處,心里更慌了,快步去尋李岸勒。躲在另外一間房中的李岸勒偷梁換柱得逞,正輕松無比地坐在桌邊自斟自飲,“兄弟急什么,鏢局做事有鏢局的規矩,你的心上人現在已經上路了,你還是快點去第四莊看看郡主傷得如何吧,免得惹人起疑。”

    趙書彥皺眉怒問,“征遠鏢局擄走豆蔻姑娘,不是還帶到大哥面前容易大哥驗貨了么,為何他們將小暖直接送走了?”

    “呵呵,兄弟又說傻話呢?人是當著你的面被帶走的,還用得著驗貨?”弄走了陳小暖,李岸勒可沒心思再陪著趙書彥玩,“兄弟,鏢銀該付了。”

    “不見到小暖,我是不會付銀子的。若是大哥不讓我見到小暖,我立刻就去找第四莊的仆從,告訴他們真相。”趙書彥垂眸,這人絕對沒有再把小暖還給他的意思,若是他真被豬油蒙了心,中了李岸勒的毒計,后果不堪設想。

    “兄弟盡管去,看她們信不信你的胡話。”李岸勒慢悠悠地道,“兄弟太心急了,人在大哥這兒,還能跑了不成?不過兄弟不付鏢銀,事兒可就不好說了。”

    趙書彥頹然摔坐在椅子上,“送走翠巧后,我便去取。”

    “那個叫翠巧的小娘們兒,長得真帶勁兒,不如將她也裝箱帶走,好過去伺候你的心上人?”李岸勒見小暖身邊的管事媳婦生得比豆蔻還好,生了歹心。

    趙書彥冷笑,“翠巧是秦安人和小暖身邊的紅人,若是她不見了,第四莊絕不會不管。若是大哥想打草驚蛇,盡管去!”
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