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sofzhw.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33章 都亂套了

    季東沒能親自過來匯報外頭的狀況,而是喊了個小廝。季微明在廳堂已然聽到了門口的馬蹄聲,這會兒長樂街異常安靜,各大官員或深知或淺知季嘯想要削弱封地勢力,誰都不想把自己拖進這場漩渦,于是緊閉大門,連門口的燈籠都滅掉了。

    照亮長樂街的是士兵手中的火把,一排身影投在地上,將季府四面包抄。

    季東南西北分別立于東南西北的位置,黑夜下四個身影在季府最高處的屋頂,彷佛四座雕塑,不畏寒風,讓人望而生畏。這都是西懷的猛士,無論氣場還是功夫,皆非王如衍一行人可比。

    小廝進來匯報說王如衍來了,季微明看了阮棠綾一眼,看見得是她眼里微微的興奮。

    這姑娘真是……季微明頓時有點兒分不清她是無知無畏,還是愈挫愈勇。

    于是一指廳堂角落里兵架上的一桿槍,笑道:“棠棠,看見沒?”

    阮棠綾自然是看見了,一柄好槍,只是這槍一直放在這里,從未動過,點頭道:“看見了。”

    “要是一會兒事態不對,你拿好那桿槍,沖出去,不要回頭!”似乎是生死交托,季微明卻依舊是滿面含笑的,以至于阮棠綾摸不透,他到底是否有些許緊張。

    大約是有的吧?阮棠綾四下回眸,拽了拽季微明的袖子:“秦拂玉人呢?”

    “她有別的安排。”季微明拉起阮棠綾的手,這雙手牽了無數次,每一次大手牽小手緊緊包裹著的手心溫暖,溫度慢慢從手臂移到了心里,無論外面多危險,也總是那么安心。

    沒有先前的緊張和彷徨,他突然覺得,也許他早就不該故意讓阮棠綾離開,他以為她不在自己少了后顧之憂,卻沒想到她不在多的是一份魂牽夢繞,牽腸掛肚。

    門外寒風拂面,季微明帶著阮棠綾出了廳堂,季府門外,王如衍下了馬,負手而立。這般深幽的夜色下,兩扇朱紅大門為他打開,門外是一行士兵,季微明卻好似平時一般,笑道:“王兄這么晚過來,可是來取畫的?”

    早知季微明城府極深,王如衍也是一如平日里的模樣,抱拳道:“是呀是呀,這不是剛想到給天渝國師的風竹圖沒取,所以連夜趕來了?”

    “請!”季微明攤手朝向東邊,“早就準備好了,就在書房里。”

    王如衍看了一眼阮棠綾,此刻她的眼中沒有門外的火把和士兵,只有一只越走越近的黑猩猩,正搭上季微明的肩膀,要走去書房。這只黑猩猩身邊還跟了幾個人,一看就是高手。

    季微明不問為何帶著士兵來,是心中極其清楚王如衍的來意,說白了:找茬的!這茬還不是隨便找,而是他們早就布置好的。

    夜空下似有電石火光在空中交錯,阮棠綾抬頭看了看天,而后感覺到季微明用力握了握她的手,是在叫她放心。她快步跟上,東面書房房梁上站著季東,他抱臂而立,手中時一把寶劍,劍鋒似磐龍出劍鞘,在黑空中閃過一道凌冽的劍光。黑暗中只見輪廓不見臉,阮棠綾莫名覺得好有畫面感,于是拽了拽季微明,在他耳邊偷偷道:“我覺得季東今晚的造型特別帥!”

    “哦?”季微明抬頭一看,思索要不要讓季東換個造型……

    王如衍微揚起唇角,覺得此二人是在互相打氣,可是,這京城之內天子腳下,季嘯給了他調遣軍隊的權力,他倒要看看季微明如何能過關斬將!

    阮棠綾不知也不想知王如衍在沉思什么,拉著季微明的手晃了晃,和往常一樣平靜:“要不你倒時候給我畫張像,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論季東如何在長樂街狂刷存在感秒殺眾官僚子嗣迷倒千金一大片,從此化身高富帥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笑看世界》!”

    “怎么長?”季微明想著,走上人生巔峰的人不應該是他么?怎么變成了季東?

    季東卻猛然間打了個噴嚏,剛才那狷狂邪魅的姿勢瞬間消失……

    王如衍盡聽著阮棠綾和季微明瞎扯淡了,總覺得這里少了點緊張的氛圍,在他的腦海中,季府應該是嘈雜的,季微明應該是顫抖的,阮棠綾應該是不存在的,秦拂玉看他的眼神應該是崇拜的。

    全亂套了!

    “這到書房的路可好長。”王如衍身后的護衛全神戒備,他看著季府內的小道,問道:“小玉人呢?”

    “王兄每次過來都想著她,倒真是兄妹情深。”季微明也不知有意無意,嘴角微揚,讓王如衍頓時暗道一聲不好。可轉念一想,秦拂玉身邊還有長漪,再不濟,要是秦拂玉出了點事,陸尋風也該是知道的。不過是季微明的緩兵之計,他決不能輕易上當。

    “小玉和我雖非親兄妹,卻情同親兄妹。”王如衍笑道:“書放到了,風竹圖呢?”

    季微明推開門,風竹圖就在書桌上,正好兩幅,各自姿態翩遷秀得半山風采,栩栩如生,真可謂是名家手筆。

    王如衍拿起畫來仔細觀看,不禁嘖嘖稱奇:“好畫!好畫!可惜……”眼中頓有惋惜之色,看向季微明時他已經坐了下來,自顧自抿茶,阮棠綾也是坐在一邊,全無緊張神色。

    王如衍的半句話飄在夜風里,頓覺尷尬。

    本是想著,他說一句可惜,留下半句疑問,季微明總該問他可惜什么。結果季微明不但不問他,反而關心起身邊的阮棠綾來。

    “這茶怎么樣?燙么?”關心地好似要過去幫她吹上兩口。

    阮棠綾摸摸杯壁,回答:“不燙。”

    王如衍著實看不下去,卷起風竹圖冷笑:“都這么久了,世道變了人心變了朋友變了,唯獨一樣東西沒變。”

    季微明放下茶盞,挑眉笑道:“什么?”

    “你依舊還在秀恩愛。”

    阮棠綾頓時笑出聲來,放下茶杯,道:“世道還是這樣,不好不壞;人心還是這樣,不黑不白;朋友還是這樣,半真半假。誰當真誰就輸了,是吧?”

    阮棠綾說得直白,王如衍本想讓人去探探秦拂玉在哪里,可惜片刻功夫就忍不住了。

    慢悠悠地坐了下來,一撣袍子,翹起二郎腿,斜眼看著季微明:“世道變了,長樂街來兵馬了;人心變了,米粒之光想與明珠爭輝;朋友變了,季微明,你可別說,你不知道我今天來得意思?”他打開風竹圖,嘖了幾聲,突然雙手扯住風竹圖,“嚓嚓”幾聲,書房內雪紙如鵝毛大雪紛紛落下,王如衍身后的護衛劍拔弩張,季微明和阮棠綾卻依舊閑閑地坐在一旁,像是觀一場于己無關的戲。

    “意思?什么意思?”季微明故作不解:“我季微明既沒謀反又沒殺人放火,王兄你突然帶兵闖我府上,我還真想問問你這是什么意思!”

    季微明的怒意突然上來,周身凌然戾氣,和他平日里截然相反,那肅殺之氣凝成一道冷風,讓王如衍頓時一慌。

    連阮棠綾都覺得,此刻的季微明,像是利劍出鞘蛟龍出水,雖未動手氣場卻足夠震撼!

    “季微明,皇上收到內報,西懷郡王私自在黑沙漠養兵十萬,近日又稱病意圖讓你早日回西懷,黑沙漠十萬兵馬是什么意思,黑沙漠從前的部落現在歸于西懷郡王手下,個個對柳重天的死心懷不滿,西懷郡王謀反之心昭彰,你說我什么意思!”

    錚錚有詞,可惜雖直接帶兵過來包抄季府,卻又拿不出證據。

    季嘯雖為大紀皇帝,可做事大抵還需要一個理由,輕易拿下西懷郡王世子,讓東隅北侑怎么想?

    這不,王如衍親自上門查證據來了!

    季微明搖了搖頭:“接下來王兄是不是想要搜府查證據?你請便。”坦蕩蕩,沒有一點兒揶揄,王如衍頓時一愣。

    正在此時,季府門口來了另一批士兵,有太監扯著嗓子喊了一聲“皇上駕到”,季微明突然一驚,和阮棠綾兩兩相望。

    而后起身,在王如衍沒有搜到證據之前,他還是臣子,自當不會冒然沖突。

    循規循據地接待,季嘯身后跟著王宣,兩人直達書房時,王如衍已經開始行禮。

    “免了。”季嘯到底是個皇帝,喜怒不露于色,淡淡道:“我聽說季府里頭藏了些東西,怕是有人誣陷微明,所以親自過來一趟。”表情平靜,掃過阮棠綾時,她并無任何不適。

    季微明笑道:“古來惡語中傷人者不少,我父王一心為大紀從無異心,臣知道皇上此舉并非有意針對我西懷。”而后突然間換上了一副笑容,“王兄也是奉公行事,搜吧。”

    阮棠綾覺得,季微明定是做好了十足的準備,所以她一點也不擔心。

    看來廳堂里那桿槍,她是用不上了。頓時覺得,精打細算什么的,有時候也聽讓人惱的。

    季嘯回頭看一眼王宣,對著季微明和藹可親:“朕自是相信你和你父王的,所以不想把事情鬧到朝堂上,今日讓王如衍過來搜查,若是無事,今后莫在提起。”

    長樂街官宦云集,恐怕今天季嘯一來,那宣傳度好比在長樂街上打了個橫幅:皇帝親臨世子府,疑似西懷要造反。這宣傳力度比在朝堂上可廣多了!

    季微明不好直說,心中卻暗笑。

    他早就知道季嘯不敢胡亂塞個名頭,四方勢力太強大,中州鎮不住,他只能拿著實打實的證據同時安撫其余封地上的郡王,只要一個削掉了,后面便輕松了許多。

    郡王們也不會干看著,但凡此中有一絲疑點,都有可能造成四方與中心的矛盾,王如衍不是來搜府的,而是來拿他們早就布下的證據的。

    今日若不成,季嘯定會再次行動,除非給他們一個措手不及,讓他們偷雞不成蝕把米,否則,這個冬天,可夠熱鬧。

    王如衍帶人去搜府了,首個目的地就是喬木軒,王如衍本人去了碧槐軒找秦拂玉。

    書房里,季嘯坐在正中,王宣立于一旁警惕著季微明的一舉一動,季微明帶著點微笑不語,偶爾和阮棠綾眉目傳情。

    季嘯輕咳了一聲,止住了兩人之間的曖昧傳遞,書房里的氛圍異常的詭異,似乎真正被搜家的季微明不急,反倒是來搜查的人帶著擔憂。

    “微明成親之后,倒是朕第一回見到西懷世子妃。”季嘯抿了口茶看著阮棠綾,似有一點兒疑惑。這姑娘長得雖沒有秦拂玉那般傾國傾城,卻也能算上個美人,每次手下來報時,總說季微明對阮棠綾寵愛有加,算算成親也有半年,卻不知既是寵愛有加,卻又為何從來沒有傳過喜訊。

    別人家娶妻,鮮少有半年還不懷上的,季嘯私以為,這寵愛只是面上的,偏偏這回看見了,季微明和阮棠綾之間默契十足,連帶眼神都是溫柔如水的。

    若演戲,演得了深情款款,演不出眼神之間的寵溺,季嘯貴為九五之尊,后宮嬪妃無數,真情假意看人到位,說阮棠綾渾渾噩噩,他卻一點都沒看出來。

    殊不知,就在剛才,在王如衍還沒進來的那一刻,季府內的氛圍是多么的粉紅。

    阮棠綾點頭,無懼無畏,要不是季嘯死活要塞個秦拂玉給季微明,怕是當初季微明娶妻季嘯多少會給個面子,論親戚,季微明也算是季嘯的侄子。

    可惜啊,季嘯是給季微明做嫁衣裳,還不知,他一手培養的秦拂玉,卻是季微明曾經塞給他的。

    這么塞來塞去,也是這一對叔侄心有靈犀。不知季嘯知道后會作何感想。

    “世子妃的父親,我當初是在蟲二樓見過的,倒是個有趣的人。”季嘯想到當時和桃花班在蟲二樓火拼的阮肅,做得一手好面,還能張口即來,只是一直查不出身份,倒是讓他有點奇怪。阮棠綾說來在鹿鳴巷長大,舉手投足卻沒有小家子氣,這足以說明阮肅的不凡,才能教出一個不卑不亢的女兒。

    “那日臣也在蟲二樓,我丈人的手藝極好,當時還幸得皇上親口定勝負。”季微明接話道。

    阮棠綾不接話,季嘯便看著她笑了笑,心里想得,還是正在搜查的王如衍。

    此刻陸尋風的傷也好了,破相也恢復了,竟搖著折扇獨自來了書房,季微明手下的人也不攔,就讓他這么大搖大擺地進來。

    今晚的書房,可真是熱鬧。

    季嘯便故作訝異道:“這不是當年國文館的院士陸尋風么?”

    “承蒙皇上厚愛,如今還記得草民。”陸尋風作著揖,收起了他平日的放蕩,余光瞟過季微明,道:“幸得世子爺收留,才沒讓草民在外頭流浪,說來,世子爺也是草民的恩人吶。”

    “在季府待得可好?”季嘯和陸尋風聊上了,阮棠綾狐疑地沖著季微明撇了撇嘴,換來的是他安心的笑容。

    有他在,縱然風浪再大,縱然天地傾塌,還有人愿意為她撐起一片天地,便是廣袤世界的一處容身之所。

    “挺好。”陸尋風摸了摸自己的臉,傷雖然好得差不多了,可惜還留了點傷疤,他看了一眼阮棠綾,嘆道:“可惜府上的路邊不平整,害草民摔了好多跤,如今這狼狽樣,讓皇上見笑了。”

    “既如此,看來朕得撥點款讓世子府改善一下道路,這摔了一個人倒還好,莫要摔了更多的人。”語中帶話,和王宣對視一笑。

    阮棠綾心中雖不舒服,此刻只想做一個安靜的旁觀者,于是眨巴眨巴眼,真希望季微明能反駁回去。

    季微明誠不負她,說道:“那倒不必了,只要出京城的路上沒有凸起的石子,過了今年這府也就荒廢了。”不說王如衍能搜出什么,季微明給季嘯的感覺是,他現在正在壯膽。

    自從季嘯來了以后,季微明便收起了對王如衍的爭鋒相對,氣場溫和了下來,季嘯看到的還是那個中庸的平常的季微明。

    王宣沉沉地咳了幾聲,想讓季微明別那么無所畏懼,說道:“如衍怎么還不回來?”

    搜查的時間越長,便說明事情對季嘯越不利。東西都是秦拂玉和陸尋風布置的,可王如衍搜不到,這說明什么?

    再看季微明的云淡風輕和阮棠綾的置身事外,季嘯愈發確定,季微明是深藏不露,而非平日里的玩世不恭。

    千萬別栽在一個小輩手上,那才是作為一國之君最大的恥辱。

    眾人等著愈發心急,眼看半個時辰快要過去,除了聽見從喬木軒方向傳來的腳步聲,至今還無人來報。

    阮棠綾那個郁悶,都說搜季府,常理來說重點自然是搜季微明的房間,可王如衍盡帶人去她住得地方做什么?何況,她兩天不在喬木軒,喬木軒里東西不多,一瞬間她的腦海中有什么一閃而過。陸尋風送給她的書!

    瞬間抬頭直視向陸尋風所站的位置時,他正搖著折扇一臉大仇即將得報的得意之色,阮棠綾便更加確定了。莫非,是少了的那幾頁紙?

    那疊書季微明親自看過,如果真出了什么事?

    她止住了自己的胡思亂想,經過了這兩天的事,她告訴自己,無論發生什么事,她都相信季微明,執著的相信!

    那一股堅定絕決的支持讓季微明心中頓時一暖,他知道,阮棠綾是真的相信他了,打心底里的相信。這種被人所依賴和執著的感覺,是溫暖而體貼。他家面粉妹不會再離開,永遠不會。

    門外,急促的腳步聲,天冷,王如衍卻大汗淋漓。

    他去見了秦拂玉,又翻遍了整個喬木軒,差點掘地三尺,終于讓他找到了!

    手中那一疊泛黃的紙頁似乎帶著譏諷和嘲笑,阮棠綾頓時一慌,季微明,他絕不會失策!(www.sofzhw.live)
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