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sofzhw.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5章 有點誤會

    季微明在阮棠綾殷切的目光下攤了攤手:“你猜。”

    猜得到還需要問?阮棠綾撩起袖子怒道:“季微明你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季微明一笑而過拉著阮棠綾進了屋子,阮肅隨后而來,雖然手里沒有捧面。

    “云姨那里,是怎么回事?”這會兒不避開阮棠綾了,季微明直奔主題。

    阮肅沉默了片刻,好似帶著深深的疑惑,吸了口氣道:“有點兒麻煩。”說罷還抬頭看了一眼季微明,卻不是十萬分的信任。“你安排了自己的人?”

    這是兩人之間第一次坦白的交談,阮棠綾撐著頭坐在一邊,對自己的大腦表示深深的無力。

    季微明不隱瞞,點了點頭卻沒說誰才是他安排的人:“我安排了,但是這中間事情有些復雜,他無法時刻向我匯報。”

    阮肅便坦白言之:“昨天汀水河邊是誰推棠綾下去的我沒查到,但中間秦拂玉去了一趟杏月樓,之后云姨似突然記起龍鳳呈祥丟在了西郊,可杏月樓的根本就沒有龍鳳呈祥,所以我懷疑,是秦拂玉救了棠綾。”

    阮棠綾頓時精神一振,那個成天冷著臉也不愛講話的秦拂玉會救她?

    “不對啊!”阮棠綾頓時詫異道,“即便是秦拂玉救得我,她又怎么會知道我被人推下了汀水河去了西郊呢?”轉念一想,又覺不對,“秦拂玉是皇帝派來的人,想對付季微明的也只此一家別無分號,秦拂玉這樣救我,豈不是違背了季嘯的意思?”

    莫不成……莫不成秦拂玉是因為季微明所以救得自己?

    想到那天晚上書房外她看著季微明的眼神和那般悵然若失,心中便十分不是滋味,悶悶地看著季微明,想從他臉上看出他和秦拂玉的交集。

    季微明卻悠悠地嘆了口氣,說道:“棠棠我們為什么會去杏月樓?”

    阮棠綾想了想嚴肅回答:“因為你覺得棲鳳太廉價,送出來不符合你郡王世子的身份。”

    季微明:“……”

    阮棠綾其實在他剛才一問中已經豁然開朗,她被抓去西郊,天子腳下平白丟了一個世子妃,到時候西懷來要說法,季嘯總不能說人被自己抓了吧?何況桃花班的底子摸不出,阮肅的底子也摸不出,這群人的身份越是撲朔迷離,就越讓人沒有安全感。秦拂玉拋出這么個餌,季微明一定會去查杏月樓,于是就有了奇怪的買容錦蘭花的人,還有伶歌坊的官兵搜查。

    如果當時季微明被找到,季嘯定是要勃然大怒了。

    所以一開始被推下水只是給由頭,阮棠綾逃掉了,正和他們的心意。

    此刻她心中百感交集,原來自己只是當了一次一點都不重要的靶子。

    如此解釋,那么杏月樓的云姨一定和秦拂玉有著某種聯系,一看季微明逃了出來,第一反應便是纏上阮肅,這給幾人提了個醒,季嘯查不到桃花班的底子,開始重新關注其阮肅來了。

    如此一想,阮棠綾心中便舒暢幾分,一拍桌子:“餓了,去看看有沒有吃的!”

    大步踏出口外,卻停留了片刻,鼓著腮幫子不滿地看著門格,真有這么簡單?

    阮棠綾出去了,里面又只剩季微明和阮肅兩人。

    季微明低著頭不說話,阮肅卻率先發問:“有些事情不如坦白了一點,瞞著對誰都沒有好處。”

    阮肅不是阮棠綾,活了四五十年,向來不屑于和小輩相爭。

    季微明自恃手段高明,卻依舊逃不出他的眼睛。

    “怎講?”不帶笑意,極為認真。

    “秦拂玉是誰?”阮肅不在遮著捂著,一句話讓季微明怔了半響。

    阮肅便吹著茶杯上的熱氣慢慢道:“你跟秦拂玉的關系不簡單,怕是不僅我,連季嘯都著了你的道吧?”

    季微明突然心虛地低下頭,低聲應答。

    確實,關系不簡單,只是沒想到,一下子就被阮肅看穿。

    沉默,讓人有點兒心悸。

    末了,還是阮肅先問道:“娶秦拂玉,是你計劃之中的事情?”

    季微明很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但他知道,無須隱瞞,阮肅的能力遠遠超出他的想象。那個曾經在黑沙漠叱咤風云,雖非首領卻也算得上二把手的人,經驗遠大于一直在京城和季嘯周旋的他。遂回答:“是。”

    聽到這個回答的阮肅臉色頓時沉了下去,他家閨女還是季微明名義上的正室,若阮棠綾知道了,不鬧不哭,心里卻是不愉悅的。他不知道這些日子阮棠綾和季微明之間有多少感情,但為了兄弟而賠上了女兒,心里卻一直都是愧疚的。

    “等回了西懷,把女兒還給我。”阮肅的言語中帶著一點悲傷,默默起身,“我去看看那丫頭找到吃的了沒。”

    季微明正想說阮肅誤會了他和秦拂玉之間的關系,阮肅早已離開了屋子,找到了獨自在伙房里燒水下面的阮棠綾。

    阮棠綾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笑道:“老爹啊,這點面三個人夠吃么?”

    和往日無異,阮肅卻深覺心酸。

    “夠了,”阮肅看著鍋里的面突然沒什么胃口,“你和季微明吃吧,我去看看鋪子。”

    阮棠綾應了一聲也不在意:“老爹你小心一會兒出去被云姨逮個正著,季微明可不能隨時幫你擋著。”說罷回眸一笑,阮肅卻忍不住撇開眼,走出了院子。

    那身影有些寂寥滄桑,阮棠綾心頭一酸,他爹已經五十多了。

    五十多,放在黑沙漠,是可以金盆洗手了吧。若不是當年和柳重天關系密切堪為摯友,而柳重天寧愿一力獨擋死在黑沙漠讓阮肅帶著女兒離開,恐怕現在黑戈壁被季嘯的精銳部隊殺掉的,不只是柳重天一個人。

    可是這么多年下來,到底是老了。

    阮棠綾嘆了口氣,看著鍋里的面,也頓時失去了胃口。

    季嘯啊季嘯,要是當時好好的完全放權季舟,想必季舟也妥善處理好了黑沙漠的安頓問題。可季嘯怕季舟降服了黑沙漠的頭頭從此多了左膀右臂實力壯大,派人在黑戈壁埋伏殺了柳重天,以至于將黑沙漠的戰火延長了兩年之久。否則,阮棠綾此刻也不過是跟著阮肅生活在黑沙漠,又怎會來京城?

    黑沙漠眾人挺信服季舟,阮肅前來不只是為了季微明,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為了柳重天。

    思緒飄零,阮棠綾甚至忘了火還點著,直到感覺到季微明靠近的氣息,猛地想到鍋還開著,那水已經快少干了。

    季微明看著鍋里的,摸了摸鼻子猶豫道:“還能吃?”

    阮棠綾本就心情不怎么明朗,將湯勺遞給季微明,嘟囔道:“哪里不能吃了?不過就是不好吃了而已。老爹出去了,哎?你怎么現在才過來,一個人在發呆嗎?”

    季微明倒確實發了會呆,不為其他,只為阮肅。

    阮肅千里來京的目的他很清楚,想必當初把阮棠綾拋出來想引他入局的時候心懷愧疚之中也未嘗不希望自己能好好待阮棠綾。這姑娘除了年紀大了點沒有其它缺點,看似大大咧咧實則有一顆七竅玲瓏心,他喜歡,很喜歡。

    可阮肅查到了他和秦拂玉的關系,秦拂玉是間諜,雙面間諜。

    一切都是季微明安排的,季嘯塞妾他納妾,秦拂玉的一切舉動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原本不覺得有何不對,后來他知道自己做錯了。

    起初的那個計劃里沒有阮棠綾,亦不知朝夕相處,會帶來如何不同的變化。

    他會擔心阮棠綾受傷,會為他徹底作畫,會想知道她的曾經,還會為她丟了全府的雞毛撣子。

    誰都不說,心里卻一清二楚,不愿說破的是在這個風雨飄零的京城,身后是絕望的黑暗,還有躲在黑暗里的無限殺機。

    若他愛上阮棠綾,那么受傷的人,終將是她。

    阮棠綾看著不自覺走神的季微明,胳膊肘子抵了抵他,半仰起連對著他神游的眼眸:“想什么呢?不會是因為煮爛了嫌棄我把?”

    季微明回過神來,拿著勺子兀自笑了笑,乘了一碗坐在桌旁,用他慣有的偽裝來撫平此刻起伏不定的心:“娘子做的,就算是砒霜炒鶴頂紅,那也一定是人間美味!”

    “好大臉。”阮棠綾心底暗笑,面上鄙夷,“你知道砒霜和鶴頂紅要多少錢不?這天上有地上無古往今來都沒有大廚敢于下手的人間美味,給你吃豈不是浪費?”

    “我有錢,不浪費。”

    “浪費墓地!”

    季微明:“……”

    在他回西懷之前,一點兒不愿意死在京城,想必西懷的墓地價格會比京城便宜許多。

    一想到此處,便覺得自己其實也是個勤勉好學儉樸節約之人。

    兩人回世子府之前先去面粉鋪子和阮肅打個招呼,鹿鳴巷就這么小一地兒,云姨之前一鬧鬧得人盡皆知,這會兒還有人在面粉鋪子外問阮肅怎么招惹上了星月樓的老板娘。亦有人羨慕的,說杏月樓老板娘三十有余風韻猶存,一手經營杏月樓,那可是阮肅的福氣。

    這等福氣,阮肅消受不起。

    可他看見季微明一臉沒事人的樣子和阮棠綾過來,心塞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若不是要保護那小兔崽子,沒準現在就撈一掛面粉丟他臉上。

    可好歹,季微明現在是他女婿。他也不能跑過去跟阮棠綾說,閨女啊,你夫君的心里住著另一個女人,你只要完成任務,千萬不要上心啊!

    阮棠綾覺得阮肅盯著季微明的眼神有點兒怪,扯了扯衣袖,低聲問道:“季微明,你跟我老爹怎么了?”

    “沒怎么。”季微明抬頭迎著阮肅的目光點了點頭,拉起阮棠綾的手離開鹿鳴巷。

    阮棠綾回頭看了一眼自家老爹,突然從他九頭牛都拉不回的悲壯眼神中讀出了一點特別的心聲:不要相信男人的狗屁誓言,因為你老爹就是個男人!

    阮棠綾一瞬間覺得自己可能眼花了,轉念一想,季微明也沒跟她說過什么矯情的肉麻話,所以,有什么關系呢? (www.sofzhw.live)
11选5走势